<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建構新時代校長專業認同

      發布時間:2020-12-09 作者:陳學軍 來源:中國教育報

      ■深化學校教育改革創新④

      努力造就一支政治過硬、品德高尚、業務精湛、治校有方的高素質專業化校長隊伍,是激發學校辦學活力、深化教育改革創新、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的關鍵。形成明確合理的專業認同,又是確保校長隊伍素質與專業化程度的關鍵。新時代,校長能否建構與發展專業認同,就變得尤為重要。

      定位:校長專業認同是關鍵之關鍵

      今年9月,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進一步激發中小學辦學活力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提到“各地要把培養好、選配好校長作為重要政治責任和激發辦學活力的關鍵因素”,明確了“校長是關鍵”的定位。

      校長是教育事業發展的關鍵,專業認同則是校長專業化的關鍵。專業認同與社會認同、個人認同相對,是個體用以理解與承擔其工作角色的認同。校長角色可以被設計,專業認同卻無法被設計。沒有專業認同的支撐,校長專業化會很容易失去方向感、歸屬感與動力。

      新時代,飽含價值與情感因素的專業認同顯得更加重要。首先,專業認同影響著校長承擔領導角色的動機程度。新時代社會變革的復雜性及壓力,凸顯了能力背后的意愿、熱情與驅動力等因素的重要性,只有校長認同并內化自身角色,才能形成強烈的領導動機。其次,專業認同為校長的創新領導提供信心與膽略。處在充滿模糊性與不確定性的時代,校長不能也無法依賴過去的領導定式,而創新又總是意味著未知、風險與責任。明確堅定的專業認同,會鼓舞和推動校長勇敢、執著、冷靜地選擇走創新領導之路。再其次,專業認同也涉及校長領導境界的提升。低層次的領導專注于“做”,更高境界的領導擅于“思考”,最高的境界則視領導為融入自身生命體驗與成長際遇的“存在方式”。有著深深專業認同的校長,更可能在存在層次上理解領導實踐的性質、方式與價值。最后,新時代亦提出了重塑校長專業認同的要求。新時代教育領導的性質與情境已發生重要變化,對于校長專業認同的理解也需要更新。

      可以說,當前校長隊伍專業水平提升的挑戰,很大程度上不在于專業能力,而在于專業認同。這主要表現為三個方面:其一,“不愿做校長”的情緒廣泛蔓延。許多具有學校領導與管理潛質的教師無意追求校長崗位,也有很多領導能力強、辦學成效好的在任校長心有退意、敬業不樂業。其二,“還在做教師”的情況大有人在。不少名優教師出身的校長,認為領導工作是外在的、暫時性的、缺乏發展意義的,學科教學才是自己的、永久性的、能夠體現成長價值的。其三,“只是做行政”的現象普遍存在。不少人只是占據了校長“職位”,將領導理解為一般性的事務,做一些上面交代、下面要求或別處學來的工作,卻不能以專業眼光看待領導工作的要求、方法與責任。

      內涵:校長專業認同的三個維度

      新時代校長專業認同包括哪些內容?結合政策要求及相關實踐經驗和研究成果看,它應包括教育認同、領導認同和學校認同三個維度。

      教育認同,指校長認可什么樣的教育。它反映著校長對于教育事業的熱愛程度與理解深度。具體而言,新時代的校長要愛教育、懂教育,確立“面向未來、立足中國、回歸學生”的教育理解?!懊嫦蛭磥怼睆娬{因應科技與全球化的時代背景,反思工業化學校教育模式的問題,聚焦世界與學生的未來,重構學校教育的目的與方式?!傲⒆阒袊睆娬{扎根中國大地辦教育,堅持按照中國的特點和實際治校辦學,堅持融通中外,著力發展具有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現代教育?!盎貧w學生”強調適應并促進“以學習者為中心”教育系統的形成,積極推動學習方式變革,始終將學生的全面發展與幸福生活置于中心。

      領導認同,指校長認同領導者的身份。這涉及三個層面:首先是要做一名領導者。校長具有多重身份,既是校長,也兼有教師、家長或行業專家等身份。這些身份的認同是相互關聯的。它們既可以相互支撐,也可能彼此沖突。校長需要在不同身份的意義競爭中,突出領導者認同的第一性。其次是做一名專業的領導者?!皩I認同”概念中的“專業”既是一個名詞,指校長領導這一工作領域;也是一個形容詞,強調以專業的要求理解與承擔領導角色。校長要做領導工作上的專業人員,要學習、思考、研究學校領導問題,避免完全憑經驗辦學,更不可簡單以行政方式治校。最后是做一名專業的變革領導者,在變革中航行與引領應成為校長領導的常態。校長既要理性、科學、客觀地分析現實,更要能夠關注情感、捕捉人心、變化感受,真切地實現變革。

      學校認同,指校長對于所任職學校的情感和責任。抽象的校長專業認同是不存在的,它總是與具體學校相關聯,學校與校長交互影響。校長專業認同是自我建構的過程,更是共同建構的過程。它依賴并強調校長的能動性,也受組織情境的影響。每一名校長的專業認同,都是基于其所任職學校的領導實踐形成的。對所任職學校缺乏情感和責任的校長,也難以說形成了良好的專業認同。陶行知、蘇霍姆林斯基等教育家對于校長角色的意識與理解,都深深植根于他們所創辦或任職學校的實踐,飽含了對學校的情感與期待。在任期制度和流動政策普遍化以及人才流動性增強的當下,學校認同對于校長專業認同的影響變得更加突出。

      路徑:建構校長專業認同的四個支點

      校長專業認同的建構與發展面臨著一些困難。其一是校長專業認同本身的模糊性。相比于性別、民族、國家、文化等其他認同,校長專業認同的模糊程度更高。不同人對“是否值得追求校長職位”“做什么樣的校長”“怎樣做校長”等問題,有著不一樣的理解。沒有相對統一的理想認同,校長專業認同便失去了參照和歸屬。其二是校長專業認同的競爭性。一方面,專業認同只是校長身份認同中的一種,新時代的不確定性,讓人們越來越關注生活與工作、健康與成就、平穩與進取之間的平衡,使得專業認同不斷面對其他身份認同的競爭。另一方面,在復雜、流動的教育和學校情境中,專業認同本身也是持續變化的,表現出一定程度的“臨時性”,處于“建構—修正—維持—強化—重構”的協商過程中。其三是校長專業認同的制度約束。最為直接的便是校長選拔任用制度。類行政化的身份管理,在一定程度上鼓勵了校長的行政認同,妨礙了校長的專業認同。其他更廣意義上限制校長辦學精力、空間與能力的學校管理制度,也時常挫敗校長作為專業領導者的自我認同。

      在此分析下,可以明確建構與發展校長專業認同的四個支點:一是完善校長專業標準。在《義務教育學校校長專業標準(試行)》突出“能力為重”的理念基礎上,強化校長專業認同的重要性,明確校長專業認同的內涵與要求。二是營造有利的制度環境?!兑庖姟分幸呀涀鞒鱿鄳渴?,如“加快推進校長職級制改革,制定校長職級制實施辦法”“明晰政府、學校權責邊界,處理好政府辦學主體責任和學校辦學主體地位之間的關系”“完善校長考核管理與激勵機制”等。此外,還可以探索實施校長資格制度。三是優化校長培養培訓工作。要從培養培訓的目標、體系和內容上,強化校長作為“專業學校領導者”的身份定位與角色要求;也要將“校長專業認同”本身作為培養培訓的基本主題,并加強敘事法、案例法、對話法等有助于了解與形成校長專業認同之方法的運用。四是強化校長專業發展共同體建設。通過專業發展共同體建設,明確校長專業認同的意涵,促進反思校長領導角色的擔當,增進校長專業認同的信心。

      (作者系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院長)

      《中國教育報》2020年12月09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