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用好課程實施主力軍

      發布時間:2020-12-06 作者:羅曉紅 來源:中國教育報

      幼兒園課程實施的主力軍是教師,園長在課程實施階段要學會重心下移,上下聯動,以教師與幼兒為雙主體開展課程實踐。因此,園長只有懂得用課程理念與資源啟發教師,打通教師思、學、研、行的渠道,凝結研究團隊,實現教師的自我管理,才能點亮課程的“心燈”,形成課程研究力,進而為幼兒園課程提供延綿不絕的動力。

      自然為伴,做課程的實踐者

      如果園長希望教師建構富有底蘊的教育實踐,必須激活教師與課程理念和資源相關的情感。在我園自然教育課程建設中,我逐漸發現,只有讓教師真切體會到自然之趣,才能激發教師的自然之情,進而讓教師主動成為課程的實踐者。

      自然、教育、兒童三者之間有著天然的聯系。于是,我先和教師一起與自然對話,實現教師與課程理念及資源的對接。

      教師戴上眼罩,閉上眼睛傳遞在自然界中收集的樹葉、泥土、石塊;扮演盲人走過鋪滿落葉的樹林……“沉浸式”教研后,教師寫下了這樣的感悟:“如果你的心靜下來,世界也會變安靜,就像你用心感受花瓣的柔軟,感受樹葉的紋路?!薄暗谝淮瓮婷裳勖?,屬于大自然獨特的脈絡和紋理從你掌心的脈絡穿過,你會清晰地記得這種感覺?!?/P>

      萬物有時,花開有時,結果有時,成長有時。教師在自然中靜心體悟,對教育的感受隨之而來,課程實踐的動力躍然心間。在實踐中,教師也和孩子一起探究,發現泥土和馬路交界處最容易觀察到螞蟻;雨后的樹下會生出許多蘑菇;松果是大自然的“晴雨表”,把松果放進水里,它就會把身體包起來,變得緊緊的,如果松果出去曬曬太陽,它又會舒展身形,變成一棵“圣誕樹”……

      當教師深入地融入幼兒園的課程理念與活動資源時,他們將變得充滿激情、富有活力且思想飛揚。

      以研為媒,做課程的思考者

      課程實踐的質量,來源于教師的熱情與活力,更來源于教師對兒童的解讀和對教育的思考。因此,園長還需要打通教師思、學、研、行的渠道,引領教師做課程的思考者。

      作為園長,我先帶著全體教師在書籍的閱讀中思考。假期里,教師自愿選擇書籍,分組開展線上讀書會。施良方先生的《課程理論——課程的基礎原理與問題》、虞永平先生的《學前課程與幸福童年》、蔡皋先生的《一蔸雨水一蔸禾》,都讓教師有了慢下來思考的時間。在書籍閱讀中,教師連接自然之趣、生活之感、工作之悟,也就有了新的視角來看待自然界。好書不僅能充實教師的知識,還能引發教師的情感共鳴。而園長引領教師閱讀,不能盲目,一定要敏銳捕捉教師當下的真實需求,為其提供恰到好處的“藥方”。

      隨后,我再組織教師結合實踐場中的工作案例開展研討,討論的重心就是引導教師解讀孩子,做課程的思考者,進而為孩子提供延續性的支持。

      比如,在動物飼養類主題活動實施初期,今天的美術活動教師要求畫一畫大象,明天的科學活動是給蝴蝶分類,后天的音樂活動則是唱一唱螢火蟲……他們認為,將五大領域的活動都拼接上“動物”元素就是一個完美的主題活動了。我們一旦帶著思考的眼光審視活動,就會發現其中的問題。教師反思后得出結論:這樣的主題活動總是在宣傳教師“教了什么”,并不關注孩子“喜歡什么”“需要什么”。

      研討后,教師開始帶著反思行動,圍繞孩子的興趣、需求、經驗、發展四個方面反思并確定課程實踐路徑。以主題活動“動物世界”為例,教師發現,根據孩子的興趣,可以和他們一起飼養兔子、蝌蚪、螞蟻、蚯蚓;根據孩子的認知需求和已有經驗,可以和他們一起觀察動物外形,做實驗,了解它們吃什么,怎么爬,能否看到、聽到、聞到,了解動物喜歡的生活環境,輪流值日照顧它們。

      最后,教師透過活動,反思孩子的發展,發現他們在這樣的主題活動中更能感知生物的多樣性和獨特性,提升探究和表征能力。

      通過和動物朋友的親密接觸,教師在活動的點滴與瞬間感受到孩子對小動物的關愛與呵護,他們給兔子喂菜葉,知道壁虎每天要喝幾瓶蓋水,討論蝌蚪的“公母”,給蚯蚓周邊放上樹葉和小草,希望蚯蚓住得舒服……孩子們對待生命的態度、恰到好處的溫柔以及至善至純的內心,不斷在教師的內心深處泛起漣漪。

      真正的教育時刻,是教師和孩子在雙方的互動中透過生活連接彼此,從而找到自我,認識世界的過程。園長一定要打通教師思、學、研、行的渠道,只有這樣,教師才能逐漸學會用觀察兒童、傾聽兒童、解讀兒童、支持兒童的態度來做教育。

      團隊為舟,做課程的管理者

      如何建立全體教師思、學、研、行的機制?光靠園長一個人是遠遠不夠的,于是,我們從建立課程研究共同體入手,實現團隊的自我管理。

      課程管理,必須要“管”,但重點在“理”。

      如何“理”呢?我們先從骨干教師群體中遴選頂層團隊,讓其引領教師在課程建設的道路上結合實踐進行深思。我們以課題研究的形式,引領課程研究頂層團隊申報課題,開展課題研究,以此實現團隊與園外專家的對話,引發課程團隊的深度思考。而在課題研究中,頂層團隊與骨干教師合力,自發形成文獻匯報的研討機制,每學期定期開展課程領導力、課程與哲學、課程與心理學等方面的文獻交流。在這個過程中,教師結合文獻與課程研究的新進展、新思想、新做法互相對話,共享彼此分析問題的新視角。

      團隊與專家、團隊與團隊、團隊與個體教師的對話與交流,讓大家既有深入扎實研究的決心與勇氣,也有對話的窗口與空間,教師能常常以此為契機,回頭看自己走過的路,再抬起頭思考未來。

      如何“管”呢?我們將權力下放,為課程研究賦權,先請頂層團隊負責課程研究的整體運作,由骨干教師與班級結對,指導教師制定班級計劃、開展課程實踐、反思梳理案例,以此形成共同體,保障課程實踐的質量,提升教師思考的能力。

      正是課程研究的“管”與“理”并行,實現了理論在實踐中的生動運用,以往藏于書中的理論,逐漸內化在教師的心中,轉化為教師的行動。

      而“管”與“理”并行下的教師團隊,他們相互促進、相互成就、相互引領,這也成了課程深入開展的關鍵。

      用課程彰顯教師的靈魂與精神,用研究啟發教師的實踐與思想,用團隊催生教師的激情與動力。做課程的研究者,教師就會發現不論身處何種境地,都可以和孩子一起走進美好的生活。而此時,幼兒園的一日生活,也就不再僅僅是教師的一份工作,而是成了他們全力以赴投入的事業。幼兒園“實踐+研究”的教師團隊就會成形,幼兒園課程的研究力也隨之而生。

      《中國教育報》2020年12月06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