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幼兒教師必須明確為什么學習

      發布時間:2020-11-29 作者:李江美 來源:中國教育報

      幼兒教師愛學習是公認的,但這種認可不一定是贊美,更多是一種中立的陳述。表現在:一方面,培訓組織方反饋,幼兒園教師特別喜歡聽優質課,參觀名園,學習中特別喜歡拍照。

      但另一方面,“幼兒園教師不就是跳跳唱唱嗎?”“幼兒園教師搞研究?沒必要吧?!边@種并不完全認同幼兒教師是專業者的觀點仍存在。

      為何幼兒教師如此熱愛學習,卻并未得到相應的認可?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任何成人學習者,在學習時都有一定的目的。諾爾斯的成人學習理論表明,教育活動對成人是一個十分明確的學以致用的過程。

      從“喜歡現場學習、喜歡拍照借鑒”的學習方式來看,幼兒教師的學習目的很明確:解決當下面臨的問題。其一,班級(幼兒園)環境改變,比如瞬間各地幼兒園,不約而同出現很多輪胎、梯子、水管、瓦片。其二,教研形式改變,比如迅速涌現的項目課程、課程審議等。其三,教育形式改變,比如一節公開課在各地演繹,不同地方出現同樣的特色區角。

      可以看到,幼兒教師的學習的確可以改變一些教育實踐。然而在這些目的背后,有些聲音我們不能忽視:“前兩年收集的器械、器皿都扔了吧,今年我們要突出勞動教育?!?/P>

      “專家說混齡區域好,我們幼兒園雖然公共區域少,也要努力想辦法多弄出幾間專用房間?!?/P>

      “我們總是一會兒學這個,一會兒學那個,學一樣換一樣?!?/P>

      這些聲音背后傳遞的是什么?是“愛學習者”對“為什么學習”的迷茫,是教師的學習目的可能有缺失。作為幼兒教師,必須從“外在的愛學習”轉向“知道為什么要學習”。

      學習首先是為了幫助我們不斷了解幼兒,從而真正具備支持幼兒的能力。較長時間以來,我們對學習、培訓的期待是盡快改變形式。我們甚至相信,只要找到某個好聽的課程名稱,就能帶來好的教育效果,所以我們不停地尋找“好”形式、“新”形式。

      在學前教育起步階段,經歷這種過程可能是必然,但隨著我們對學前教育認識的不斷深入,教師對學習、培訓的目的也要不斷調整。

      教師必須記得兒童在哪里。任何一種形式的學習,都是為了讓我們能不斷讀懂兒童。缺失了對兒童的真正認識,無論怎樣的教育形式都形同虛設。學習最好的地點始終在自己的幼兒園、班級,在每一個靈動的幼兒身上。教師要認真傾聽、觀察、記錄他們的言行,并結合自己的理論、經驗去分析。在我園,因為幼兒質疑“為什么畢業匯報一定要上臺表演你規定的節目”,從此每年的“畢業文藝匯演”變成了“每月生長之星”大舞臺。依照每個幼兒的希望推出的“我是藝術家、我是文學家、我是大玩家”,也充分回應了幼兒的需要。

      教師必須記得支持在哪里。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選擇哪種教育形式并不是關鍵,關鍵是這種教育形式是否真正能支持幼兒發展。比如,本應該是回應幼兒個性自主發展的區域活動,如果缺失“學習是為了更好地支持幼兒發展”的認識,任何形式都可能被異化:教師規劃區域、確定區域內容與材料、規定區域玩法,個性自主完全變成了高控制約。所以,學習是將習得的教育方式、教育支持和幼兒的反饋進行鏈接,以幼兒發展來評價、反思這種教育方式的適宜性。

      學習還是為了建構自身的教育理念。在學習中,教師必須形成這樣的認識:第一,我就是教育研究者。每個教師充分研究幼兒園資源、社區資源、當地資源,依照幼兒需要去構建課程,這就是最好的教育研究。比如,可以將“幼兒園充分利用家庭、社區教育資源”物化為,邀請家長提早15分鐘來幼兒園,帶領幼兒運動的“15分鐘活力爸爸”活動。同時,梳理周邊一公里資源,形成一公里區域的“幼兒生存活動”考察點。這些都是一線教育者認真學習理論后的實踐所得。

      第二,我就是教育倡導者。能推動學前教育真正變革的是廣大一線幼兒教師。一線教師最清楚幼兒的需要、家長的訴求。學習讓我們更有能力回應幼兒需要、家長訴求。比如,當因防疫需要的封閉式校園管理出現時,我們能立即發現,原來的家園溝通模式中,家長可入園,所有和幼兒相關的溝通,家長都是可聞、可聽、可感的,但封閉式校園管理無法帶來這樣的體驗,可能會導致部分家長出現焦慮。此時,一線教育者通過倡導幼兒畫記、幼兒生活學習關鍵點直播、班級虛擬空間站、每月戶外幼兒作品展等,不但化解了家長的焦慮,而且探索出了全新的家園溝通范式。

      (作者系浙江省寧波市聞裕順幼兒園園長)

      《中國教育報》2020年11月29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