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山東寧陽:“生態游戲”玩出保教高質量

      發布時間:2020-11-29 作者:本報記者 趙彩俠 魏海政 通訊員 陳慧 來源:中國教育報

      基礎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全國幼兒園優秀游戲活動案例、山東省綜合改革和制度創新優秀案例……

      近幾年,無論是全國,還是山東省范圍內,關于學前教育的高級別評獎,都格外眷顧這個山東省泰安市的小縣城——寧陽。這是寧陽縣教體局學前科科長楊冬梅和眾多園長都沒想到的。

      寧陽學前教育之所以被熟知,都源自一個詞——“生態游戲”。從試點到全縣推進,生態游戲僅僅走過8年,但已展現出強大的生命力。

      創設有溫度、有挑戰的開放性環境

      距鶴山鎮中心幼兒園大約300米遠的地方,有一大片被圍起來的低矮山坡,占地13畝。山坡被分成沙水區、建構區、綜合訓練區、種植區等不同區域,一些孩子在山坡上自由地玩沙、澆菜、畫畫,還有一些孩子像小猴子一樣,抓著兩根繩子或軟梯,小腿一蹬,噌噌幾下就爬到了樹上……遠遠看去,就像一幅田園畫。

      “這幅畫”不是別的,而是鶴山鎮中心幼兒園的戶外游戲活動基地——呦呦童趣園。

      隨著采訪的深入,越來越多的幼兒園讓記者驚喜……

      綠油油的蘿卜、白菜,掛在枝頭紅艷艷的山楂、石榴,飼養區里的小馬、小羊、孔雀、兔子……不明所以的人,會以為這是菜園、果園,甚至是動物園。事實上,這是寧陽的幼兒園,孩子們在這里種蔬菜、摘果子、斗蟋蟀……

      2010年以來,隨著“幼兒園以游戲為基本活動”漸成共識,各地都在以游戲為支點,尋找學前教育質量提升的突破口。寧陽本身是農業大縣,農村幼兒園占95%,農村資源豐富。在這樣的背景下,“生態游戲”應運而生。

      生態游戲的基礎,是建設生態、自然、開放的游戲環境。

      幾乎在寧陽所有的幼兒園,記者發現,戶外場地都很有“溫度”。既有塑膠活動場地,也有天然草坡、石板小路、涓涓流水……同時,為滿足孩子全面發展,戶外活動場地被分成若干區域。比如華豐鎮中心幼兒園就有“五區三園”,分別為輪胎區、攀爬區、搭建區、沙水區、花果山,以及稼禾園、嬉樂園、育牧園。而在葛石鎮石集幼兒園,各活動區又根據材料及孩子年齡,分為若干小區。

      比如沙水區,大班孩子玩的是集冒險與探究為一體的樹屋沙池,中班的“亂棍沙池”側重鍛煉孩子的體能,而小班的“大腳丫沙池”則著重于促進孩子的感官體驗。

      園長們告訴記者,他們希望為孩子營造“春有花,夏有蔭,秋有果,冬有綠”的環境。他們相信,孩子天生是愛自然的。

      與貼近自然的環境相匹配的,是簡單、低結構、有挑戰性的游戲材料,如大斜坡、攀爬繩、攀爬網、軟梯、攀巖壁等。

      開放、自然、原生態的環境與簡單卻有挑戰性的材料組合在一起,構成了生態游戲的物質基礎。而這些條件,就注定了孩子們的游戲是自然、童趣、充滿挑戰的。

      教師扔掉“拐杖”,做游戲觀察者、支持者

      在文廟中心幼兒園一個大班,一場陀螺大賽正在上演。但比賽剛開始,就陸續有孩子失敗了。

      “你們發現了什么?”

      “有些陀螺轉得快,有些轉得慢,有的轉得時間長,有的時間短……”

      “怎樣讓陀螺轉得更久、更快?”

      帶著問題,孩子們開始了對陀螺的探索。老師在一旁認真觀察、專心記錄。

      “孩子是游戲的主體,老師是觀察者、解讀者、支持者”,這一理念已深深扎入寧陽每位幼兒園老師的心里。

      “今天看這不算什么,但這個過程太難了?!碧峒袄蠋焸兊霓D變,楊冬梅百感交集。

      很長一段時間,寧陽的幼兒園都在使用教師用書,它給了老師們抓手。生態游戲開啟后,老師們被要求扔掉“拐杖”,“管住嘴,蹲下身,豎起耳,睜大眼”。這可把老師們難為壞了:“我放手了,孩子怎么發展?”“放手后,我干什么呢?”

      生態游戲的本質,是自主游戲。環境與材料只是基礎,理念的轉變,才是核心,楊冬梅要求老師們必須放手。

      石集幼兒園是最先試點生態游戲的園所。為打開局面,園長張瑞泉帶老師們一遍遍讀《蚯蚓,影子和漩渦》。通過解讀已有案例,老師們試著帶孩子們到戶外觀察蜘蛛,并“模仿”著放手。結果發現,孩子們玩得不亦樂乎,不但輕松了解了蜘蛛的生活習性,還開始飼養蜘蛛、畫蜘蛛、學蜘蛛爬……

      這次活動,讓老師們認識到,與傳統的教育目標預設、活動設計固定的情形相比,追隨孩子興趣、讓他們自主探索的游戲和活動,孩子更喜歡,也更貼合他們的學習特點。

      嘗到“甜頭”后,老師們終于敢放手了。

      放手,只是第一步。放手并非讓老師們做“甩手掌柜”,而是要做觀察者、支持者。這是真正的難點。

      于是,2014年,“學習故事”被引入寧陽?!白⒁狻R別—回應”,所有老師,每天必須按照這三個要素撰寫學習故事。

      “這就倒逼老師們認真觀察游戲過程,解讀游戲行為,提供適宜的支持?!睏疃氛f。

      同時,為幫助老師們提升觀察水平,寧陽成立了游戲研究小組。楊冬梅帶著一批專業發展水平較高的園長、老師,走遍每一所園。他們“現場教學”,把觀察結果講給老師們聽,把孩子的行為解讀給老師們聽,也把支持策略解釋給老師們聽。

      這種“手把手教”的方式,把楊冬梅和她的團隊累壞了,但老師們觀察能力真真切切提高了?!拔覀兡馨l現問題了,也知道怎么支持孩子了?!备鹗傊行挠變簣@教師張良說。

      2017年,寧陽又引入“游戲故事”,它更側重原汁原味地記錄游戲過程,更利于發現問題,提供更精準的支持。

      對環境與材料的要求方向是一致的,對老師“放手”的要求也是一樣的,但神奇的是,生態游戲下的幼兒園課程,并非千篇一律,而是形成了多種模式。比如,以鶴山鎮中心幼兒園為代表的“自然教育”形式,以寧陽縣第二實驗幼兒園為代表的生活化游戲化課程……

      “這就是生態游戲的活力所在,它不是僵化、固定的,而是具有靈活開放性的,各幼兒園能兼顧鎮域的不同、園所的不同、孩子的不同?!睏疃氛f。

      “孩子們笑容多了,腦袋瓜更靈活了”

      “水往低處流”,這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常識。但如果它是被孩子們自己發現的,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在呦呦童趣園里,大班孩子們將兩根竹竿接在水龍頭上,往沙池引水??伤趺匆擦鞑贿^去,且竹竿接頭的地方,一直漏水。

      一開始,孩子們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漏水的地方,他們用沙子堵、用積木堵,可水依舊流不過去。慢慢地,有的孩子似乎看出了門道。一個孩子將中間稍微墊高,另一個孩子開始在第二根竹竿下方掏沙子,試圖把終點地勢變低。這次終于成功了。最終他們得出結論:“水從高的地方往低的地方流?!?/P>

      “生態游戲完全激發了孩子們的科學探究能力”,看到孩子們自己“玩”出了“真理”,鶴山鎮中心幼兒園園長竇海峰驚喜不已,“當然,這是老師放手的結果”。

      除了探究能力、社會交往能力有所提升,老師們還發現,開展生態游戲后,寬敞、有挑戰的環境,讓孩子們可以甩開胳膊邁開腿盡情“撒歡兒”,他們變得更結實了。

      另外,每天游戲結束后,孩子們都要分享和記錄自己玩了什么、發現了什么、遇到了什么問題、怎么解決的……“這樣一天天記錄,明顯發現孩子們的語言表達更有邏輯了?!比A豐鎮中心幼兒園園長鄭麗萍深有感觸地說,近幾年,小學老師反映,孩子們入小學后邏輯思維能力和口頭表達能力明顯提升了。

      在園長們看來,孩子們的全面提升,既是生態游戲的結果,也給了老師們持續研究生態游戲的動力。孩子們笑容多了,腦袋瓜更靈活了。每一天,他們都會解決大量的問題,與老師們產生數不清的思維碰撞。這個過程,讓老師們沉迷,也讓他們找到了研究的樂趣,發現了生態游戲促進孩子發展的巨大能量。

      “我們會著力將生態游戲與五大領域更緊密結合,努力促進孩子全面發展,這是我們今后努力的方向?!睏疃氛f。

      《中國教育報》2020年11月29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