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從強調技能培養到重視技術思維方法運用——

      日本中學勞動教育“技術含量”多

      發布時間:2020-11-27 作者:楊秋月 陸葉豐 來源:中國教育報

      日本在二戰后分別將“技術立國”“科學技術創新立國”作為一項重要的國家戰略推進,進行從“物的制造”到“人的培育”的重點轉移。日本中學階段的技術教育主要由基礎教育中的課程“技術·家庭”科教育承擔,包含技術、家庭兩部分,技術部分被稱為“技術科”教育?!凹夹g科”教育建立半個世紀以來,為日本經濟發展及國民科學技術素質提高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中學“技術科”教育的發展歷程

      “技術·家庭”科教育最早可追溯到1946年設立的“職業·家庭”科教育?!奥殬I·家庭”科教育主要包含職業教育和家庭教育兩部分的內容,其中職業教育部分由農業、工業、商業、水產等內容構成,主要面向男生,可選取一個模塊以上的內容進行學習。家庭教育部分則以家庭事務為中心展開,包括家庭管理、烹飪、料理、裁縫等內容,主要面向女生。由于戰后振興需要,日本將“職業·家庭”教育改為“技術·家庭”教育,以突顯技術教育的重要地位。

      1958年,日本《中學校學習指導要領》(以下簡稱《要領》)頒布,標志著“技術科”教育正式走入中學課堂。但“技術科”教育定位、內容組織等方面存在爭議。技術教育研究會認為,“技術科”教育的內容應該以技術學為中心,注重技術知識及理論的系統性。產業教育聯合會則認為,“技術科”教育內容應該圍繞制作以及加工等技術過程展開,強調教育的實踐性與生活性。在兩股思潮的博弈中,后者逐漸成為主流。

      進入20世紀70年代后,日本開始實施大學統一考試制度。1976年課程審議會在其審議報告中針對當時過密化的教育、過熱化的考試競爭以及中小學自殺事件頻出等“教育病理”,提出實現“寬裕的、充實的學校生活”,并設置了不開展教學活動的“寬松時間”,使學生能夠自主學習,發展個性。盡管1958年“技術·家庭”作為必修科目被正式確立,但實際上“技術科”的必修對象只有男生。1977年的《要領》改革中針對此問題已有所調整,男生除了學習“技術科”外,還需從家庭單元中選擇1個以上的模塊進行學習,女生則相應地除了學習“家庭科”外,還需要選擇1個以上的“技術科”模塊進行學習。在1989年的《要領》改革中便徹底取消了“技術·家庭科”學習上的性別差異。

      隨著互聯網通信技術的高速發展,信息技術教育的相關內容迫切需要納入中學技術科課程中。日本產業技術教育學會將“技術科”教育分為兩個目標,第一個目標為“內容知”,對應知識標準,強調了解各領域的技術知識及工藝流程等,主要分為材料與加工技術、能源轉換技術、信息系統控制技術、生物培養技術四個領域。第二個目標為“方法知”,對應過程標準,旨在感受并了解技術制作的基本過程,分為動機、規劃與設計、制作(培養)、綜合評價四個過程。這四個過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制作循環體系。

      加強基礎性與獨創性技術開發

      進入21世紀后,隨著科技發展、經濟全球化及社會雇傭結構的變動,“技術科”教育的目標定位再次被選為會上議題。在1999年日本產業技術教育學會發布的《21世紀的技術教育》中,“技術科”教育的理念在于“生產性人格”的形成。所謂“生產性人格”,是指能夠認識自然和社會的法則,有計劃、有目的地進行技術制作,并具備技術客觀評價能力的人格。而在2012年發布的《21世紀的教育(修訂)》中,“技術科”教育的理念定位于技術素養的形成。所謂“技術素養”是指理解技術和社會之間的關系,靈活運用技術知識與技能,切實有效地解決技術問題的能力。2008年版的《要領》中,“技術科”教育的內容側重于技術基本知識技能,包括技術與社會、環境的關系及技術使用、評價的態度。2017年版的《要領》則重點強調了運用技術的思維和方法去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品質,具體包括從生活和社會中發現技術相關的問題、構思解決辦法、實踐評價與改善、結果呈現等一系列能力。

      在現代化技術席卷全球的今天,日本以立法來推動基礎教育改革的舉措,又為“技術立國”理念的實踐提供了良好的制度環境。此后,在“技術立國”理念的指導下,日本加強了基礎性技術和獨創性技術的開發,逐漸擺脫對技術引進的依賴,自力更生探索科學新技術,更加注重基礎教育階段技術教育人才培養。

      面向真實世界尋求技術突破

      日本在開展“技術科”教育時強調在真實的情境中培養學生的技術能力?!凹夹g科”教學計劃要根據學生、學校、地域的實際情況,選擇能夠體現家庭、社會、企業等相互協同的課題,將學生的資質與能力運用到實際生活中。為保障“技術科”教育的真實情境,學校更加注重與家庭、地方和企業的合作,如北海道道南地區盛產道南衫,相關學校便用其作為材料與加工內容部分的原材料,請當地林業工廠的相關人員提供工具和技術幫助。山形県高畠町部分學校就結合當地的種植技術,栽培無農藥南瓜。收獲時將南瓜做成南瓜蛋糕進行售賣,所獲收益贈予災區。在這種面向社會的課程背景中,學生不僅能在開放、未知、不確定中形成應對“知識導向社會”的思考能力、判斷能力、表現能力等,也能理解自身與社會的關聯,進而將自我實現與社會發展統一起來。

      2017年的《要領》中指出技術教育的核心在于學會運用“技術的觀點和思維方法”,具體而言就是能夠運用技術的觀點看待社會及生活的諸多現象,并能從安全性、環境影響、經濟性、社會需求等角度出發,實現技術最優化。學生不能把自己僅僅當作技術的“使用者”,而是要站在“制作者”的立場上,去設想“制作的場景”“使用的場景”“廢棄的場景”“可能出現的糾紛場景”等,從而思考出關于技術問題的最優方案。如今,在能源越發緊缺,加之技術對社會、環境影響越來越大的背景之下,能否運用技術的觀點和思維方式去分析和解決社會和生活中的問題,無論是對個體生活,還是對社會的可持續發展,都顯得至關重要。

      (作者單位: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新時期勞動教育的中國理論和中國探索”[AAA190012]成果)

      《中國教育報》2020年11月27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