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化危為機:大變局下的中國海外科技人才回流及應對

      發布時間:2020-11-15 作者:柳瑛 李姍 李歡歡 來源:《北京教育》雜志

      摘 要:當前,世界經濟下行、國際關系重構,海外科技人才就業環境受到影響,人才回流推力增強,而中國經濟與研發環境持續改善,人才回流拉力提升,后疫情時期中國或將迎來一次海外科技人才回流高潮。積極推進和有效利用此次人才回流,由國家驅動轉向職業驅動,堅持需求導向、引育并重,便可化危為機,推進國內科技人才隊伍建設的質量提升。

      關鍵詞:新冠疫情;大變局;海外科技人才;人才回流

      回流的推力:大變局背景下科技人才海外就業環境的變化

      推拉理論(Push and Pull Theory)是研究勞動力遷移的重要理論框架,它強調經濟因素在人口流動中的重要作用,認為勞動力流動是流出地和流入地之間推力和拉力共同作用的結果,同時也會受到地理遠近、文化親疏和語言差異等中間障礙因素的影響??萍既瞬盘幱谌瞬抨犖榈捻敹?,其流動的影響因素相對復雜。既有理論研究結果表明:對科技人才而言,經濟及個體職業發展機會是影響人才流動的兩大主要因素。當前世界經濟下行、國際關系重構,科技人才的海外就業環境已發生重要變化,人才回流的推力將有所提升。

      第一,全球經濟發展危險系數攀升。2019年以來,受貿易與國際關系緊張等不確定性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等機構先后下調了對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國際貿易嚴重受損,金融市場不斷震蕩,失業風險持續加劇,世界經濟的衰退幾成定局,海外科技人才就業所面臨的經濟環境危險系數持續攀升。

      第二,海外謀求職業發展壓力增強。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科技人才海外留學規模不斷擴大,一批學者學成未歸,成為我國海外科技人才群體的主力,而美國是我國海外科技人才跨國遷移的主要目的國。但隨著中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的增強,中美關系的不確定性增加,這一變化滲透進美國學術職業系統。2018年,當地啟動了對在美華人科學家的密集性審查;2019年11月,美國又發布《對美國研究界的威脅:中國的人才招聘計劃》報告,一批華人科學家的就業與學術環境受到影響,職業發展上行壓力增強。

      第三,海外就業面臨突發性困境。受全球經濟下行及新冠疫情影響,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經濟體正面臨嚴峻的失業危機。2020年4月,為保護本國居民就業,美國政府宣布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暫停受理外國公民赴美移民60天,可以預見此種限制性政策將被其他國家效仿。而全球知名高校,如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康奈爾大學等也先后宣布陷入財務危機,紛紛采取減少或取消教職員工招聘計劃、限崗限薪等手段來緩解財務緊張狀況。這些發達經濟體及全球知名高校是中國科技人才海外留學和就業的首選之地,但在新冠疫情影響之下,這一系列限制性政策將使其就業面臨突發性困境。

      回流的拉力:大變局背景下科技人才國內就業環境的變化

      在科技人才海外就業環境發生深刻變化的同時,科技創新與人才建設被中國納入國家發展戰略體系,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特別強調,要培養造就一大批具有國際水平的戰略科技人才、科技領軍人才、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當前,中國的經濟與研發環境已得到極大改善,改革發展中的中國對科技人才“求賢若渴”,人才回流的拉力增強。

      第一,中國依然是全球經濟的增長點。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發展取得偉大成就,為世界經濟發展作出重要貢獻。近年來,雖然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宏觀經濟增速放緩,但始終保持在6%以上水平。據國家統計局《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達99.09億元,穩居世界第二位。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爆發,在各國仍然疲于應對、經濟活動被迫“停擺”之時,中國獨特的治理體系優越性凸顯,抗疫斗爭取得階段性勝利,成為全球最早啟動復工復產的國家。另外,各國財政狀況對后疫情時期的經濟恢復進程有著重要影響,中國疫情前財政狀況相對較好。2020年,政府又決定增加1萬億財政赤字和發行1萬億抗疫特別國債,預期經濟將得到較快、較好的恢復發展。此外,中國的城鎮化還沒有完成,工業化、現代化和產業結構調整遠未止步,新興科技和產業對經濟增長的支撐作用將持續性增強,中國依然是拉動全球經濟增長的國家。

      第二,中國科技發展處于戰略機遇期。當前,中國科技發展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近十年間研發(R&D)經費支出年均增長14%,R&D經費支出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持續性攀升。在一些重要領域方向,中國科技已躋身世界先進行列,某些前沿方向開始進入并行、領跑階段,科技發展成為中國經濟重要的增長點。近十年來,中國科技進步貢獻率始終保持在50%以上的水平并穩步提升,到2018年達到58.7%,但距離發達國家70%以上的貢獻率水平依然有一定差距。中國科技依然蘊藏著較大的發展空間和發展潛力,為推進科技發展,近年來政府不斷增加研發投入,同時密集性地發布了《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關于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的若干意見》《關于加強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發展的若干意見》《新形勢下加強基礎研究若干重點舉措》等一系列科技政策,致力于多方位優化科研環境,中國科技發展步入戰略轉型期,科技工作者將大有可為。

      第三,中國人才計劃及制度建設逐步完善。人才是創新驅動的根本,處于戰略機遇期的中國科技,仍然面臨較大的人才缺口,特別是對位于人才隊伍頂端的科學家而言。為此,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相繼啟動了一系列高端人才引進和支持計劃,形成了“國家—地方—高?!比轿煌七M的科技人才引進和支持體系,國內學術勞動力市場日趨開放和健全。2016年,中央出臺《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對人才體制機制改革做出全面部署,提出構建科學規范、開放包容、運行高效的人才發展治理體系,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制度優勢。未來中國的人才制度將更加健全和完善,更有利于激發人才潛能、釋放人才活力。

      危中有機:中國海外科技人才回流的應對建議

      歷史經驗表明:每逢全球經濟與政治發生較大波動的時候,都會刺激一批海外科技人才歸國探尋發展機會。例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后,我國2008年—2009年學成回國留學人員迎來一次增長高峰,連續兩年增長率達50%以上。新冠疫情的爆發給世界帶來諸多的風險和不確定性,同時也改變了中國海外科技人才的就業預期,國際環境的推力和國內環境的拉力交互作用,將激發一批海外學者回國報效,這對于正處在科技強國戰略關鍵期的中國來說,無疑是一次良好的契機。積極對待和有效推進此次海外人才回流熱潮,對優化我國科技人才隊伍結構、提升隊伍建設質量,具有重要的意義和價值。

      第一,要強調職業驅動而非國家驅動。祖國情結雖然會影響人才的跨國流動,但既有研究表明:職業發展前景才是高層次科技人才流動的根本原因。在全球人才競爭的背景下,各國紛紛通過制定人才戰略和人才政策吸引海外高端人才回流。20世紀70年代,意識到海外散居群體對國家發展的潛在貢獻,以色列開始實施海外科技人才回流政策(State-Assisted Return Policy, SARPs),并在20世紀70年代末完成了人才回流政策從“國家主義”到“職業主義”的轉變,隨即引發大量海外科學家的回歸和集聚,推進了該國的科技繁榮,最終被冠以“全球第二硅谷”的美譽。我國的人才政策體系和話語結構長期以“國家利益”為導向,強調民族復興、愛國報效以及公民責任等,這雖然會對部分海外科技人才歸國產生一定拉力,但是面對巨大的人才缺口,國家驅動型人才政策對全球科學家的吸引力遠遠不足。此次,新冠疫情爆發之后,想要推進我國海外科學家歸國,政府和社會更宜借鑒以色列的已有經驗,轉變引才工作的宣傳話語體系,從“國家主義”轉向“職業主義”,在強調“意識形態”的同時,更注重從個人和家庭的角度強調回國的附加價值,進而增強對高精尖科技人才的吸引力。

      第二,要堅持按需引才而非以數引才。以“千人計劃”“萬人領軍”“長江學者”等為代表的國家人才支持計劃在培育科技精英的同時,也逐步嵌入到了我國科研評價體系,成為用人單位績效考核和科研資源分配的重要依據,引發了人才工作的“數據化”政績導向,也引起了國內學術勞動力市場的“人才混戰”。當前,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蓄勢待發,世界經濟整體下行而對國際高層次人才爭奪日趨激烈。我國面臨著頂尖科技人才匱乏和人才資源分布不均的問題,人才建設工作亟須扭轉“以數引才”的方式,堅持需求導向。一方面,國家人才工作可引入PPP(在公共服務領域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盡快開發和建立科技人才需求信息平臺,供用人單位根據自身發展需求發布招聘計劃、宣傳引才政策,變“國家主導”為“社會驅動”,吸引海外科技人才歸國并妥善安置就業。另一方面,充分發揮海外科技人才的“鯰魚效應”,利用科技人才回流激發國內學術勞動力市場的活力,推進國內科技人才的有序流動,變“行政調動”“政策扶持”為“市場驅動”,完善國內人才資源的均衡配置。

      第三,要堅持引育并重而非重引輕用。片面追逐人才數量,忽視引進之后的育才和用才環節,是當前國內眾多機構引才工作中面臨的突出問題,容易引起學術勞動力市場的無序競爭,廣為社會詬病。聚天下英才而用之,面對激烈的國際競爭,人才不僅要引得進,更要留得住、用得好。一是要不斷優化科研創新系統的用才環境,實施“一對一”的跟蹤服務,盡量滿足高技能人才的個性化需求,充分發揮高層次科技人才在重大創新型成果研發中的重要作用;二是要探究高層次科技人才的成長規律和職業發展需求,構建科學合理的育才環境,充分釋放引進人才的發展潛力和創新潛能;三是要注重發揮引進人才在團隊建設、知識傳播和擴散中的示范和引領效用,推進國內科技人才隊伍的梯隊建設,培育和打造扎根中國大地、研究中國問題、服務中國發展的優秀科研團隊。(作者單位:柳瑛,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教育與開放經濟研究中心,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科研處;李姍,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離退休人員工作處;李歡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黨委宣傳部)

      本文系北京社會科學基金青年項目“首都哲社領軍人才流動與集聚問題研究”(項目編號:19GLC058)、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央高?;究蒲袠I務費專項資金(項目編號:KY19-05)以及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工會工作專項課題“高校哲社領軍人才流動問題研究”(項目編號:2019ghzd005)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習近平關于科技創新論述摘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1.

      [2]LEE E S.A Theory of Migration[J]. Demography,1966,3(1):47-57.

      [3]龍暉.海外科技人才引進的策略:精準化引才[J].重慶社會科學,2017(6):32-39.

      [4]黃海剛.從“國家主義”到“職業主義”:以色列高層次人才吸引的國家戰略及其變革[J].中國科技論壇,2018(2):180-188.

      [5]FRANZONIC ,SCELLATO G , STEPHAN P . Foreign-born scientists: mobility patterns for 16 countries[J]. Nature Biotechnology, 2012, 30(12):1250-1253.

      [6]黃海剛,連潔,曲越.高?!叭瞬艩帄Z”:誰是受益者?—基于“長江學者”獲得者的實證分析[J].北京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5):39-52.

      [7]曹聰.中國的“人才流失”、“人才回歸”和“人才循環”[J].科學文化評論,2009(1):13-32.

      [8]李梅.中國留美學術人才回國意向及其影響因素分析[J].復旦教育論壇,2017,15(2):79-86.

      《北京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