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博洛尼亞進程下俄羅斯高等教育國際化戰略及其啟示

      發布時間:2020-11-14 作者:李媛 來源:《北京教育》雜志

      摘 要:在博洛尼亞進程推動下,俄羅斯改革本國學位體系,重構人才培養標準,實施歐洲學分積累與轉換系統,加強教育質量監測與保障,促進國際教育與合作,取得初步改革成效。但同時,俄羅斯高等教育也存在新舊學位體系共存、政府集權與高校自主權的沖突、高校整合后質量并未提高、國際化與本土化矛盾無法均衡等問題。如何真正實現學分互認共享、落實高校主體地位、構建以學生為中心的質量觀、妥善處理好文化統一性與多樣性的矛盾,也是我國高等教育國際化過程中需要面對的問題。

      關鍵詞:博洛尼亞進程;高等教育國際化;俄羅斯;高等教育改革

      1999年起,歐洲實施以旨在打通高等教育的國別障礙,實現教育體制一體化的博洛尼亞進程[1];2010年,歐洲高等教育區正式啟動;截至2018年,已經有包括俄羅斯在內的48個國家加入其中。2003年,為促進高等教育國際化,俄羅斯成為博洛尼亞進程的簽約國,其加入博洛尼亞進程無論是對我們了解高等教育國際化發展趨勢,還是促進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合作交流,都有借鑒意義。

      俄羅斯高等教育改革舉措

      1.實施學位體系改革。歐洲啟動博洛尼亞進程的重要目標之一就是建立可兼容比較的學位體系,解決各國學位體系不一的問題。截至目前,已構建了包括短期課程、本科、碩士、博士在內四個階段的歐洲高等教育區學位資格框架(The Framework of Qualifications of the European Higher Education Area,簡稱QF-EHEA)[2]。

      俄羅斯當前學位體系的形成經歷了較長時期的循環往復。1802年,俄羅斯國民教育部成立并頒布第一部有關學位制度法令—《多爾帕特帝國大學令》;1804年,頒布實施《大學章程》,正式確立俄羅斯的學位制度為副碩士、碩士和博士三級學位體系[3]。此后,國家繼續出臺了一系列舉措調整學位制度:1819年,俄羅斯頒布《學位條例》,開始授予學士、榮譽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1884年—1917年間,再次將學位體制改為碩士和博士兩級;1921年,蘇聯頒布《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高等學校管理條例》,規定高校頒發的“專家”文憑為副博士和博士兩級學位的學歷基礎;1934年,蘇聯通過《關于學位和學銜條例》的決議,確立科學副博士和科學博士的學位制度。[4]1992年,俄羅斯政府頒布《俄羅斯聯邦高等教育多層次結構暫行條例》,將高等教育劃分為“不完全高等職業教育、基礎高等職業教育、完全高等職業教育”三個階段,分別頒發不完全高等教育證書、授予學士學位、授予碩士學位或頒發專家文憑證書,在此基礎上可通過競試進入研究生部學習,大學后職業教育階段的研究生教育包括副博士和博士兩個培養層次。[4]

      2003年,俄羅斯正式加入博洛尼亞進程,按照其要求進行學位改革。2007年5月,俄羅斯通過《關于引入兩級高等教育體制的法律草案》,規定把原來的文憑專家體制分解為“學士+碩士”兩級學位制度,除軍校、醫學院校等保留五年制文憑專家體系外,其余高校均實施“學士+碩士”兩級學位體系。[5]截至2018年,俄羅斯在短期課程、本科、碩士、博士階段的學生比例分別是28.3%、47.3%、22.8%、1.7% [6]。自此,俄羅斯形成了兩級學位體系并存的局面。

      2.重構人才培養標準。歐洲高等教育區學位資格框架規定了學生完成短期課程、學士、碩士和博士四個階段的學習之后應該掌握的學習結果和技能[7]。具體來說,學士應具有在常規條件下的知識和專業工作能力;碩士要具有在非常規條件下的知識和專業工作能力;博士則掌握了一定領域內系統的知識和研究能力,并且已經作出原創性貢獻。

      但在實施的過程中,各國面臨著如何協調政府、高校和其他社會利益相關者的關系以及如何通過擴大相互溝通以增強對高等教育質量信心的挑戰。[8]俄羅斯實施二級學位體系后,受到了來自勞動力市場中雇主的質疑。雇主認為在新的學位體系下,隨著學生學習年限的縮短,學生學習的專業性會有所下降,因此他們對本科畢業生的認可程度較低。2007年,為確保高校人才培養標準,最大程度地使新的學位結構適應勞動力市場結構,俄羅斯教育部頒布了國家高等教育標準法令,重構高校人才培養標準。

      3.采納歐洲學分系統。歐洲學分積累與轉換系統(European Credit Transfer and Accumulation System,簡稱ECTS)最初創立于1987年的伊拉斯謨計劃,其目的是促進歐洲各國高校間的學分互認與轉換。ECTS包括學分計量方法、學分分配方法、學習成果評估等級三部分,[9]使用七個等級標準來評估學生的學習結果,將學生的學業成績分為及格和不及格兩組,學業及格學生從A~E分為五級,學業不及格學生分為F和FX兩級。[10]

      俄羅斯積極實施歐洲學分積累與轉換系統,成立專門的工作小組對實施情況進行跟蹤落實,也以政策文件形式正式確定了學分轉換系統。例如:2002年,頒布《關于高校大學生對考核內容掌握情況組織工作》文件;2003年,俄羅斯推行學分制實驗,第一批共有22所高校參與;在此基礎上,2004年,俄羅斯教育部頒布《高校使用學分制組織教學過程的示范章程》。最終確定學分體系的轉化方案為:1學分相當于36個學時,學生一周的工作量和一周的實踐各為1.5學分;將本國等級評價標準劃分為ABCDE五個等級,根據學生日常在校表現和階段性測驗成績來評定學生的等級。[11] 

      4.重視質量監測與保障。歷次博洛尼亞進程部長會議都將高等教育質量保障作為重要議題。2005年,博洛尼亞進程部長會議通過《歐洲高等教育區質量保障標準與指南》(The Standards and Guidelines for European Quality Assurance,簡稱ESG),包括歐洲高校內部質量保障標準、歐洲高等教育外部質量保障標準、外部質量保障機構自身評估標準;2015年,部長會議通過修訂后的《歐洲高等教育區質量保障標準與指南》,更加強調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和學習質量保障。

      在博洛尼亞進程推動下,俄羅斯加強對高校的質量保障,其中重要的措施是促進高校的整合。2003年,俄羅斯制定了高校學生在校期間學習結果的評價標準;2004年起,高校開始根據歐洲高等教育質量保障體系改革高校人才培養模式[5];2012年,俄羅斯發布《聯邦高等職業教育的監測結果》,對高校的師資隊伍、科研活動等方面進行評估,對不合格的高校進行整改;2013年,俄羅斯教育部公布需要整改的高校名單,在此基礎上實施對高校的整合工作;截至2015年9月,俄聯邦共有950所高等教育機構和近1,300所分校,與2014年9月的969所和1,400所相比,高等教育機構數量有所減少。[12]

      5.促進人員的國際流動。隨著博洛尼亞進程的實施,歐洲在區域、國家、高校等層面整體推進促進師生國際流動的戰略。在加入博洛尼亞進程后,俄羅斯出臺了相關的政策與法規以確保更好地促進高校人員的國際學習與流動。首先,政府實施了一系列措施來加強與各國間高等教育領域的人才合作與交流,包括通過增加經費支持來吸引外國學生到俄羅斯學習,在海外建立俄羅斯高校分校,出臺相應的政策支持本國學者到他國進行學習交流等。[11]其次,俄羅斯注重與國外高等教育領域專家間的互動交流。為吸引更多優秀外國學者到俄羅斯進行學習與交流,政府加大對外國專家開展科研項目的經費支持,通過簡化外籍學者出入境程序等措施,吸引外國優秀的高等教育領域專家到俄工作和學習。最后,俄羅斯也將弘揚本國語言文化、提升本國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作為國際化重點。

      俄羅斯高等教育改革困境

      1.新舊學位體系的沖突。俄羅斯在參與博洛尼亞進程、實行學位體系改革后,給俄羅斯高等教育發展與改革帶來一定的困境。一方面,學生的學習年限和專業要求不匹配。在新的學位體系下,學生學習時長的縮短一定程度上使學生所學知識的專業性下降,可能無法達到專業對學生學習的要求。另一方面,雇主對于新學位體系下培養的畢業生認可程度較低。實施新的學位制度后,俄羅斯勞動力市場中的雇主對新的歐洲學位體系了解并不深入。同時,新學位體系下本科生的學習年限與俄羅斯傳統的職業技術教育的學習年限相同。因此,他們對于新學位體制下培養的畢業生的專業知識和能力存在懷疑。

      2.政府權力與高校自主權的沖突。博洛尼亞進程歷次部長會議中,各國教育部長都會重申“教育要承擔的公共責任、大學自治以及遵守承諾”等共同的理念。俄羅斯的教育管理體制正在不斷地從宏觀的集權管理方式向現代化的教育治理方式轉變,但在實施過程中也存在政府權力與高校自主權之間的沖突。2007年,博洛尼亞進程后續工作組(Bologna Follow-up Groups,簡稱BFUG)在對俄羅斯高校進行調查時發現:政府權力與高校自主權之間還存在比較突出的矛盾,高校所擁有的自主權比較有限,重要表現之一是對高校政策的制定、改革以及推行的過程中,主要還是俄羅斯教育部門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例如:盡管俄羅斯出臺法律規定對于高校課程的設置,教育部只有50%的決定權,但實際上,目前仍然有85%的課程由教育部決定 [13]。

      3.教育質量標準的沖突。歐洲高等教育區質量保障發展的總體趨勢是更加重視第三方評估機構的外部評估、高校的質量保障主體地位、學生等群體的多元參與、注重深化“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理念等。[14]俄羅斯主要通過政府主導下的質量評估方式對高校進行整合。俄羅斯進行高校合并的原因如下:一方面,根據人口變化趨勢,需要將學生人數較少的高校與規模更大的高校進行合并;另一方面,傳統大學的格局被打破,專業之間聯系密切度增加使得傳統的專業院校類優勢喪失,因而需要進行院校合并。但在院校合并過程中因為沒有形成統一的質量標準,也沒有充分尊重高校的合并意愿,很多高校在合并后只是單純地實現了機構層面的一致性,在實際運行過程中仍然按照原來的方式進行;同時,將學科類型相似的專業合并為一個專業,在一定程度上也削減了學科的專業性。

      4.區域性與民族性的沖突。俄羅斯在高等教育國際化過程中也面臨著如何正確處理世界性、區域性和民族性的關系問題。首先,俄羅斯比較重視專業教育,而歐洲學位體系下則更偏重于培養具有實用技能的應用性人才,因此在人才培養過程中需要較好地平衡二者之間的關系。其次,俄羅斯的母語是俄語,而歐洲國家大多使用英語,在人才交流互動的過程中,如何提升俄語的吸引力,跨越語言障礙,吸引更多優秀的境外人才到俄羅斯也是較為突出的問題。最后,俄羅斯的勞動力市場對新學位體系下畢業生的質量認可度不夠高,而歐洲國家的各種基礎設施建設較為完善,加之歐洲具有自由民主的文化氛圍,許多俄羅斯學生會選擇前往歐洲進行深造和工作,這在較大程度上造成了俄羅斯的人才流失。

      俄羅斯高等教育改革的啟示

      博洛尼亞進程下俄羅斯高等教育改革的主要舉措與存在的問題,對我國推進新時代教育開放戰略新格局,實施“一帶一路”倡議下的教育合作與交流具有重要借鑒意義。

      1.加強學分學位互認,實現深度國際交流合作。歐洲學位改革以及ECTS的實施是博洛尼亞進程中最為有效的舉措之一,俄羅斯也進行了相應的改革。近年來,為順應經濟全球化和高等教育國際化趨勢,我國與各國間的教育合作交流不斷加深。為更好地服務于對外開放戰略,我國部署實施了“一帶一路”“中國—東盟教育交流周”等高等教育對外開放戰略政策。截至2019年,教育部已與24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高等教育學歷學位互認協議。[15]在我國高等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的過程中,應繼續完善學位體系改革,建立與國際學位結構互認的資格體系,完善以學生學習結果為核心的學分互認;通過深化學分互認、學位互授,持續推進與國外大學之間的聯合培養,實現國際教育與合作的深度發展與融合,努力提升國際高等教育合作的水平和質量。 

      2.落實高校辦學主體責任,推進教育治理現代化。高校作為學術性組織,在運行過程中一直存在著學術權力與行政權力之間的沖突。在推進全球化、國際化戰略過程中,高校的辦學自主權與國家權力之間的沖突會進一步凸顯。在博洛尼亞進程下,俄羅斯高校希望擁有充分的辦學自主權,并且從政策方面得到政府支持,但事實上,政府在制定政策時已對高校的具體辦學方向做了細致的規定,這就使得國家的行政權力凌駕于高校辦學自主權之上。無論是在國際化戰略實施還是質量保障過程中,高校都應該居于主體地位,完善高校內部治理體系,平衡政府與高校之間的關系,這對俄羅斯和我國來說,都是一種必然的發展趨勢。

      3.完善學生中心的質量觀,促進高校內涵建設。從博洛尼亞進程來看,歐洲高等教育區致力于構建以學生為中心、結果為導向、持續改進的質量文化,更加重視學校的內涵建設,在學位資格框架中明確各階段學生學習結果,在歐洲質量保障體系中重視內部質量保障體系的完善和學生的參與等,俄羅斯以此為依據,對本國高校資源進行整合,更加注重以學生評價為中心??傮w來說,歐洲高等教育區發展趨勢與我國當前的高等教育改革理念一致。我國在進行高校內涵建設,提升高校辦學質量過程中,應進一步加強學生在質量保障中的實質性參與,重視對學生學習結果的評價與考核,形成持續改革的質量文化。[14]

      4.弘揚民族教育特色,提升本國文化教育影響力。一方面,俄羅斯承認歐洲文化是其與歐洲其他國家共同的財富;另一方面,俄羅斯也在宣揚本國文化、語言的重要性。我國提出了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戰略構想,旨在謀求在本國發展中促進各國的共同發展,尊重世界文明的多元差異性。在實施“一帶一路”倡議的過程中,也同樣存在文化認同與差異的問題,沿線國家和地區橫跨亞歐大陸,各國之間文化、教育體制和水平等差異性大,文化領域的沖突和分歧正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倡議的實施[16]。如何既能夠積極開展國際合作與交流,弘揚本國文化、民族教育的特色,又能夠謹慎處理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弘揚與對沿線國家民族文化認同的問題,是幾乎所有國家在國際化過程都會面臨的共同難題。(作者:李媛,單位: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

      參考文獻:

      [1]The Bologna Declaration of 19 June 1999 [EB/OL].(1999-06-19)[2020-06-01].http://ehea.info/media.ehea.info/file/Ministerial_conferences/02/8/1999_Bologna_Declaration_English_553028.

      [2]Overarching Framework of Qualifications of the European Higher Education Area(revised 2018) [EB/OL].(2018-5-25)[2020-06-21].http://www.ehea.info/media.ehea.info/file/2018_Paris/77/8/EHEAParis2018_Communique_AppendixIII_952778.pdf.

      [3]張靜,楊宏.俄羅斯學位制度及其對我國的啟示[J].理論導刊,2007(9):84-85,94.

      [4] 王森.俄羅斯學位制度的歷史變遷[J].俄語學習,2013(6):21-24.

      [5]European Commission/EACEA/Eurydice, 2018. The European Higher Education Area in 2018: Bologna Process Implementation Report. Luxembourg: Publications Off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 [EB/OL].(2018-3-10)[2020-09-22]. https://eacea.ec.europa.eu/national-policies/eurydice/sites/eurydice/files/bologna_internet_chapter_3_0.pdf.

      [6]張艷杰,趙偉.蘇聯解體20年:俄羅斯學位制度改革回眸[J].國外社會科學,2012(6):123-128.

      [7]THE FRAMEWORK OF QUALIFICATIONS FOR THE EUROPEAN HIGHER EDUCATION AREA(revised 2018) [EB/OL].(2018-5-25) [2020-06-21].http://www.ehea.info/media.ehea.info/file/2018_Paris/77/8/EHEAParis2018_Communique_AppendixIII_952778.pdf.

      [8]CROSER D,PURSER L,SMIDT H. Trends V: Universities shaping the European Higher Education Area [EB/OL]. http://www.ehea.info/page-ministerial-conference-london-2007duiyu.

      [9]王新鳳. 歐洲高等教育區域整合研究—聚焦博洛尼亞進程 [M].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3:154-155.

      [10]徐路. 博洛尼亞進程中俄羅斯高等教育改革研究[D]. 長春:東北師范大學, 2012.

      [11]李春生,時月芹.波倫亞進程框架下俄羅斯高等教育系統的改革與面臨的挑戰[J].復旦教育論壇,2006(2):66-71.

      [12]趙世峰.《俄羅斯教育基本情況》[EB/OL]. (2017-06-14)[2020-06-01.] http://russia.lxgz.org.cn/publish/portal103/tab4884/info133516.htm.

      [13]The European Higher Education Area in 2015:Bologna Process Implementation Report[EB/OL].(2015-05-28)[2020-10-14] http://www.ehea.info/media.ehea.info/file/2015_Yerevan/73/3/2015_Implementation_report_20.05.2015_613733.pdf.

      [14]魏麗娜.“以學生為中心的學習”:歐洲高等教育內部質量管理框架及其思考[J].重慶高教研究,2019,7(3):119-128.

      [15]劉寶存,張偉.文化沖突與理念彌合—“一帶一路”背景下新型世界公民教育芻議[J].清華大學教育研究,2018,39(4):56-63.

      《北京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