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云南省民族地區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存在的問題及路徑探析

      ? ——基于2011—2019年統計數據

      發布時間:2020-11-12 作者:劉頌迪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到,“2020年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使絕大多數城鄉新增勞動力接受高中階段教育”。2017年4月,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的《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攻堅計劃(2017—2020年)》再次提出:到2020年在全國普及高中階段教育,重點解決農村等貧困地區教育資源缺乏和中等職業學校招生比例不斷下降等問題?!秶抑虚L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指出,到2020年,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全面滿足初中畢業生接受高中階段教育需求,且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到90%。

      通過統計云南省近9年的教育相關數據,筆者對云南省高中階段教育的普及情況進行分析,以期為各級政府及學校落實普及高中階段教育政策提供一些可行性建議。

      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存在兩點誤區

      誤區一:與普通高中教育相混淆。當前,很大一部分人仍將國家提出的“到2020年普及高中教育”,簡單地認為是“普及普通高中教育”,并連帶地認為到2020年學生不需要參加中考便可接受高中階段教育。這是對政策的誤讀。實際上,高中階段教育不僅包括普通高中教育,還包括高中階段的職業教育,比如中專、技校和職業高中等。

      誤區二:與高中階段職業教育相割裂。普及高中階段教育是黨中央、國務院立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到2020年完成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任務,進一步指出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總體思路是“政府主導、補齊短板、普職并重、關注內涵”。對“普職并重”的解讀更強調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職業教育的統籌協調發展。因此,職業技能教育同樣也是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重點。職業教育的發展對滿足學生多樣化選擇需求,優化高中階段的教育結構發揮著突出作用。

      云南省民族地區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現狀

      當前,在云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下,云南省高中階段招生總數呈持續上升趨勢,教師隊伍的規模持續壯大,如2019年全省普通高中專任教師人數是2011年的1.5倍。

      然而,從整體上來看,全省的高中普及工作仍存在兩大問題。

      一是普職教育發展不協調。從表1數據可知,從2011年到2019年,普通高中招生數增加了8.67萬人,上升35.56%;而中等職業學校招生數占高中階段招生人數比例卻由2011年的47.85%下降至2019年的42.78%。此外,中職招生人數與普通高中招生人數,中職在校生數與普通高中在校生數的差距持續擴大。到2019年,這一差值已分別達到8.34萬人與24.42萬人。當前,雖然云南省在民族地區開展了中等職業教育“9+3”免費試點,對縮小普職發展差距,改革民族地區職業教育辦學模式和人才培養體制,加快民族地區、經濟欠發達地區發展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但還是很難從根本上改變普職教育發展不協調的狀況。

      表1 2011-2019年云南省普職招生人數和在校生人數(單位:萬人)

       

      年度

                招生數

              在校生數

      普高

         中職

         普高

          中職

      2011

      24.38

      22.37

      67.59

      66.11

         2012

      26.13

      22.26

      70.62

      67.06

      2013

      26.74

      21.96

      73.74

      59.53

      2014

      26.81

      21.55

      76.85

      58.91

      2015

      27.45

      22.03

      78.28

      59.79

      2016

      28.82

      23.68

      80.58

      61.84

      2017

      29.79

      23.98

      83.41

      64.84

      2018

      30.25

      23.00

      86.49

      65.01

      2019

      33.05

      24.71

      90.91

      66.49


      二是各地區之間差異明顯,學校布局不均。以昆明、保山、文山、大理2020年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數據為例,截至2019年底,昆明高中階段教育學校共206所,招生105078人,在校學生305765人,高中階段毛入學率92.95%;保山中等職業教育學校在校學生26977人,普通高中在校學生53795人,高中階段毛入學率89.0%;文山高中階段教育學校共52所,其中普通高中28所,中等職業教育在校生27940人,普通高中70048人;大理高中階段教育在校生76290人。其中,從高中階段教育學??倲悼?,文山學校數僅為昆明學校數的近1/4;從高中階段教育在校生人數看,大理在校生人數與昆明在校生人數的比例為1:4;從高中階段毛入學率看,保山高中階段毛入學率較昆明低3.95%。此外,各地區之間的差異還表現在高級中學主要集中于經濟相對發達的地區。與全國部分地區不同的是,云南有完全中學,即從初一到高三的學校。教育部根據完全中學的硬件設施及師資力量等劃分等級,一級完全中學分布多集中在地州政府所在地。農村、鄉鎮學生對高中階段教育的需求無法得到滿足,優質高中學校緊缺。云南省教育廳公布的2018年省一級高(完)中教學質量評價結果顯示,排名靠前的10所學校,有8所位于昆明市,另有兩所分別位于曲靖市和臨滄市。昆明、曲靖等市近年來高中階段教育發展相對較快,而綏江縣、個舊市、廣南縣等民族地區高中階段教育發展相對落后,被批評與警告,可見各地區之間高中階段教育發展存在較大差距。

      云南省民族地區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難點所在

      高中階段教學資源不足,大班額問題突出。截至2019年底,云南省普通高中學校數為547所,中等職業教育學校數為405所,高中毛入學率達到84.33%。目前,雖然高中階段教育的普及程度有所提高,但隨著學生人數的增加,大班額、超大班額問題在普通高中班級中仍然存在。尤其是在省內的民族地區,如富源縣、昭通市昭陽區、富寧縣、墨江縣、寧蒗縣最大校額偏大,廣南縣、富源縣、巧家縣、昭通市昭陽區、永善縣、陸良縣、紅河縣、富寧縣、寧蒗縣、鎮康縣部分班級班額偏大。有研究者在調研中發現,云南省普通高中招生階段民族地區生源不足,與高等教育大眾化發展間的矛盾逐漸加劇。這與家庭經濟條件有限、基礎教育質量不高等因素相關,全省部分民族地區的初中畢業生升學率徘徊在50%左右,許多學生初中畢業就放棄繼續升學的機會。云南省不僅是我國擁有少數民族最多的省份,而且是邊境省份,人口組成具有復雜性。教育基礎水平與人口比例之間的不合理匹配,導致民族地區出現了大班額問題,尤其是縣城里的學校,大班額問題更為突出。

      輕視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結構不合理。受各種因素的影響,云南省的普通高中和中等職業學校發展不均衡,有些地區甚至出現了重普通教育、輕職業教育的傾向。在云南省民族地區,中等職業學校的發展與普通高中相比也相對落后,這與高中階段教育不合理的人才培養方式有較大關系。在教學方式上,學校以普通文化教育和升學教育為主,輕視對學生實際動手操作能力的培養。從云南省大學的專業結構設置上可以發現,文科類專業所占比重較大,理工科專業相對較少。這就使得在高中階段教育過程中,中等職業學校對自身發展規劃不清晰,家長和學生在選擇時對學校認同感不高,普遍輕視職業教育現象嚴重。中等職業學校在對學生進行職業教育的過程中,除了自身辦學條件不足外,也很少結合學生的個性特點和需求進行教學,在傳統教育模式下,存在著專業設置不合理、實習機會少、“雙師型”教師不足等客觀因素,使得學生動手操作能力和實踐能力提升較慢。再加上職業教育學費的增長,一些地區“讀書無用論”觀念嚴重,造成大量學生輟學打工。

      高中教師隊伍不穩定,人才流失嚴重。以2013年河口瑤族自治縣為例,當年錄用的82名中小學教師,有20人選擇離職,流失率達24%。多數教師認為該地區落后,沒有發展前景,入職不久便選擇離職。與此同時,云南民族地區的一些鄉鎮農村受位置偏僻、氣候炎熱等因素影響,對新教師的吸引力不足。以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為例,該州在2012年原本預計補充新教師1287人,實際招聘教師924人,仍存在363人的較大缺口。新編教師“補充難”的現象在云南省民族地區并不少見,在多數高中學校里還普遍存在著教師老齡化嚴重,師資隊伍結構不合理,普遍缺少音樂、體育、美術、英語及信息技術教師,長期缺乏“雙語型”教師和“雙師型”教師等問題。盡管各地區加大了對專項教師的招聘力度,但多數教師仍不愿意到民族地區任教。除了當地條件艱苦、待遇低外,地理、語言、習俗存在差異,職業激勵不足,教師培訓機會少,發展空間小等因素均不利于高中教師隊伍的穩定。

      民族地區教育發展環境特殊,教育保障條件薄弱。云南省少數民族人口眾多,少數民族人口占總人口的33.37%。受歷史和社會因素的影響,省內民族地區多具有貧困人口多、貧困面廣、貧困程度深,扶貧開發難度大,教育發展任務重等特點。云南省高中階段教育發展緩慢,很大程度上可以歸因為地區不平衡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民族教育發展相對滯后,對云南省高中階段教育的普及和發展造成的阻礙。各地區間不僅經濟發展程度不同,教育發展也存在很大差距,尤其是州縣等貧困地區,人口多且學校教育質量不高。一些民族地區學生受家境貧困和社會傳統觀念的制約,接受教育的愿望較弱。

      加快云南省發展高中階段教育的路徑探析

      積極化解大班額難題,促進教育資源優化整合。云南省教育廳在認真貫徹《關于新時代推進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9〕29號)和《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攻堅計劃(2017-2020年)》(教基〔2017〕1號)精神的同時,科學制定出了《云南省消除普通高中大班額專項規劃》。為落實2022年底全面消除66人及以上超大班額,2025年底基本消除56人及以上大班額的規劃,云南省各民族地區應堅持問題導向,分類指導,因地制宜選擇發展路徑。首先,對學生進行合理分流。一方面,支持規范民辦普通高中發展,鼓勵各地引進云南省內外名校的品牌、先進管理理念和優秀管理團隊等優質教育教學資源,創新體制機制和管理運行模式,增強辦學活力,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形成政府引導、社會參與的多元辦學格局。另一方面,各地區應根據學校數和人口流動趨勢,在充分利用現有資源的基礎上,創新優化現有教育資源,如實行分地區聯合招生政策,允許學生就近跨地區上學,以減少人口密集地區學校的壓力。其次,適當穩定農村學校生源。加大農村學校的建設力度,建設好各類教室,對專業教師進行培訓,提高教師工資待遇,提高學校凝聚力。同時,加大政府財政投入力度。進一步強化政府發展高中階段教育主體責任,加大對大班額問題嚴重的貧困縣支持力度,督促縣級政府合理規劃高中學校布局,使學校建設用地得到保障,不占用不亂用,支持各地區采用新建、改造擴建、整合置換等方式擴大高中辦學資源。最后,通過建立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職業教育互通機制,試點綜合高中辦學,采用普通高中和中等職業教育互通機制進行教育教學,允許學生自由轉讀,進一步緩解消除大班額、大校額現象。

      加快中等職業教育發展,提升整體辦學能力水平。高中階段教育不能一枝獨秀,也不能特立獨行。在發展普通高中教育的同時,中等職業教育發展也要并駕齊驅。在云南的民族地區,由于教育相對落后,經濟發展滯后,不少普通家庭的孩子對一些收費較高的學校只能望而卻步。雖然中等職業學校對農村學生、城市貧困學生和涉農專業學生實行學費全免,以期減輕他們的經濟負擔和思想壓力,但由于學校地處城市和相對發達地區,交通費和生活費仍不可避免地給學生家庭造成負擔,因此云南省應落實推動中等職業學校獎學金與助學金撥款標準,并根據學生的實際情況建立動態調整機制,吸引民族地區優質生源。觀念是行動的先導。只有轉變傳統教育觀念,結合地區特色,教育才能有實際意義上的發展。云南省職業教育的招生曾經連續出現負增長,這是因為學生受傳統教育觀念的影響較深,認為職業教育意味著低人一等,社會認可度不高,民族地區的學生亦是如此。因此,云南省各級政府應深入民族地區,加大對所轄學校職業教育的宣講力度及實訓基地建設投入,轉變傳統觀念。云南省民族地區具有濃厚鮮明的民族特色,云南省各級政府可結合各民族地區實際,將該地區傳統的手工藝制作或是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逐漸精細化和專業化,與此相對應地設立一批特色專業和實習實訓基地。同時,通過中等職業教育培養出一批科技種植的能手,在提高農作物產量的同時,解決該地區富余勞動力的問題。除此之外,加強“雙師型”教師建設,它意味著教師不但要有教師資格,還要有職業資格,能夠橫跨職業院校和行業企業,具有學校教師和企業員工的雙重身份,以更好地促進產學研相融。云南省應堅持“精力向職業教育集中”的原則,從企業引進或聘用教師,他們利用自身的實際工作經驗,能夠將學生日常學習到的書本知識理論與實踐應用相結合,并為學生答疑解惑,為云南省中等職業發展培養并輸入人才。

      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為教育發展提供保障。根據中編辦、教育部、財政部聯合頒發的《關于統一城鄉中小學教職工編制標準的通知》設置的方法和標準,結合各學校的實際在冊學生數,按照高中教職工與學生比為1∶12.5測算,云南省普通高中專任教師現缺編10045人。加強云南省民族地區高中階段教師隊伍建設,首先要重視少數民族師資培養。在發展民族地區教育方面,少數民族人才能夠發揮獨特的作用。有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云南師范大學附中、云南民族中學高中民族班已累計為各類重點高校培養輸送精英骨干人才5500余人。云南省在此基礎上,應繼續鼓勵支持在高中舉辦特色民族班,加大對少數民族教師的培養力度,加強對少數民族人才的培養。由于民族地區辦學成本較高,為貧困地區中小學配齊相應數量的音體美師資需要政府擔起責任,出臺一些針對民族地區的特殊扶持政策。另外,相關部門也應改善山區教師的生活條件和工作條件,在職稱晉升、評先評優的名額比例分配上給予更多優惠,吸引更多教育人才扎根奉獻山區教育。

      (作者:劉頌迪,單位:云南師范大學教育學部,《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0年第1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