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民族教育與“一帶一路”倡議精準銜接的學理闡釋

      發布時間:2020-11-12 作者:蘇德 劉玉杰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摘要: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民族教育的發展空間呈現出由原來的局限于國內向國內國外并存轉向的趨勢,我國民族教育發展步入了機遇與挑戰并存的時期。秉承“基于優勢、明確訴求、補齊短板、開拓路徑”的理念,本文從“一帶一路”倡議對我國民族教育的總體訴求出發,提出了“一帶一路”背景下我國民族教育的發展路徑

      關鍵詞:民族教育;一帶一路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我國民族教育的發展空間得到拓展,其教育使命和內涵也發生了改變,步入了機遇與挑戰并存的關鍵時期?!耙粠б宦贰北尘跋?,發展民族教育不僅要借鑒國外的先進文化和教育理念為我所用,更意味著我國各民族各具特色、內涵豐富的優秀文化獲得了與世界共享的平臺。民族教育的發展亦有助于推動《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提出的“增進理解、擴大開放、加強合作、互學互鑒,謀求共同利益、直面共同命運、勇擔共同責任,聚力構建‘一帶一路’教育共同體”[1]愿景的達成。

      但是,毋庸諱言,我們應該看到“一帶一路”背景下民族教育發展面臨著諸多挑戰:從外部看,有沿線國家和地區多民族、多宗教交織在一起形成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安全風險等;從內部看,有民族教育自身如何提升辦學質量、增強對外交流的自信等。我國民族教育發展現狀與“一帶一路”對民族教育的訴求之間還存在一定落差。為了使民族教育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更好地凸顯其價值意蘊、彰顯文化“軟實力”,我們應從國家戰略的高度,對民族教育發展進行學理性思考,厘清“一帶一路”倡議對民族教育的總體訴求。我們要秉承“基于優勢、明確訴求、補齊短板、開拓路徑”的理念,發揮民族教育的“軟實力”功能,實現我國各民族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民族在教育領域“殊方共享”的愿景。

      “一帶一路”倡議對民族教育的總體訴求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中央各部委相繼出臺了一系列文件,把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包含政治互信、經濟一體、文化包容)作為沿線國家共同發展的目標,把“五通”(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作為今后合作的重點。[2]“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數量眾多、文化差異巨大、政治經濟利益訴求多樣,因此,把握沿線國家的歷史,精準預測其未來發展趨勢及需求,也是我國民族教育可以發揮優勢、大有作為之處?;诖?,提供共建“一帶一路”的人才保障、奠定共建“一帶一路”的文化基礎、打造共建“一帶一路”的語言工具、塑造共建“一帶一路”的科技載體,是“一帶一路”倡議對民族教育的總體訴求。

      提供共建“一帶一路”的人才保障,發揮人才“第一生產力”的關鍵作用。如前文所述,無論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還是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五通”,其前提都是解決人才問題。但由于歷史、地理等諸多原因,我國民族地區基礎設施、社會經濟、思想觀念等與內地差距較大,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嚴峻任務是:實現民族教育的“彎道超車”,培養出“一帶一路”建設需要的各級各類人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帶一路’對民族地區特別是邊疆地區是個大利好,要加快邊疆開放開發步伐,拓展支撐國家發展的新空間?!盵3]而加快邊疆開放步伐、拓展支撐國家發展的新空間的前提是培養出一大批人才,人才是第一生產力?!耙粠б宦贰本汀俺h目標來看,它并不是一項簡單的經濟發展框架可以說明的,它涵蓋了國防、外交、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環境及能源等各方面”。[4]因此,“一帶一路”建設目標也對各級各類人才的培養提出了很高要求。

      在“一帶一路”建設人才的培養中,少數民族人才不容忽視?!拔覈灿?38個邊境縣(區、市),其中109個在民族地區,占所有邊境縣(區、市)的80%?!盵5]“一帶一路”倡議為民族地區發展提供了得天獨厚的優勢,而少數民族所處的社會文化環境為“一帶一路”倡導的“語言鋪路、文化通心”提供了條件。一言以蔽之,“一帶一路”建設離不開各類少數民族人才的參與,他們的參與一方面能為我國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帶來重大機遇,另一方面能促進各民族互動交流、促進我國民族關系的和諧。

      奠定共建“一帶一路”的文化基礎,促進文化包容、政治互信?!耙粠б宦贰笔俏覈c沿線國家實現開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區域合作的橋梁。同時,“一帶一路”使得我國民族地區由空間定位上的“邊緣”轉為對外開放的“前沿”,這使我國民族教育更具有全局性、國際性意義,被賦予了更大的歷史使命。然而,正如有的學者指出:“傳統‘歷史——民族’話語主導的邊疆治理在民族國家構建和民族國家發展初期對增強國家認同和國家政治動員能力發揮了巨大作用,但也容易建立封閉性和排他性的邊界意識,這種意識不利于邊疆地區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盵6]

      當前,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必然面臨不同區域、不同民族、不同國家之間的交流與碰撞,因而“理解人類的差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將成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發展的基礎?!耙粠б宦贰背h提出“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7],可見,文化包容、政治互信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基礎,這也是當下我國民族教育發展的應有之義。

      打造共建“一帶一路”的語言工具,促進語言文化交流。打造適應“一帶一路”建設需要的語言工具,是目前民族教育研究中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拔覈且粋€本土語言資源較豐富的國家,已經確認的仍在使用的語言有130種,另外還有大量的方言。語言文字自身和以語言為媒介的文學、藝術、民俗等,都是當代文化建設的重要資源?!盵8]但相對于“一帶一路”建設所需的語種而言,我國的語言資源依然比較匱乏。有學者統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涉及的官方語言有40多種,而我國目前教授的語種僅有20種[9]。語言是工具,也是軟實力,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快和中國的崛起,任何一種語種都可能為我所需。

      我國民族地區地域遼闊,語言資源豐富,在“一帶一路”背景下,如何充分利用各民族的語言資源,如何使其適應沿線國家紛繁復雜的語言生態格局,如何科學保護我國的語言資源,是新時代提出的新課題。尤其是我國跨境民族普遍使用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相同或相似的語言,這些跨境語言文化極有可能成為我國與沿線國家之間溝通的橋梁和紐帶。但是,就現狀而言,我國跨境民族使用的語言在國際傳播力、使用活力等方面還有待提高。

      塑造共建 “一帶一路”的科技載體,打造特色鮮明的人才交流高地?!耙粠б宦贰笔峭七M我國民族地區對外開放的必由之路,從沿線國家需求的角度來看,通過教育、科技、環境保護等方面的互相借鑒,可以提高各國資源配置的合理性,打造利益共同體。對“一帶一路”倡議應該從“科技”和“人文”兩個視角去理解。人文方面,前文已經論述?!翱萍肌笔俏锏姆懂?,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科學技術與人才是第一要義。近年來,在教育部印發的《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引導下,各地教育部門、科技部門和高校打造出特色鮮明的人才交流高地。例如,西安外國語大學陸續開設烏克蘭語、哈薩克語等小語種課程及相關專業;各地高校招收、引進具有科技推廣作用的外籍留學生及外籍教師;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實施科研合作項目、共同打造科技智庫等。通過這些舉措,我國在與沿線國家進行科技交流的同時,也給沿線國家人民講述了“中國故事”,取得了科技與人文推介的雙重效果。

      “一帶一路”為我國民族教育創造了由“邊境落后教育”轉變為“跨境前沿教育”的重大機遇。隨著中國與沿線國家經濟合作的全覆蓋、多層次發展,各行各業對國際化應用人才的需求日趨緊迫,這也是“一帶一路”賦予民族教育的使命。民族教育要因勢而動,把握機遇,“培養大批具有國際視野、通曉國際規則、能夠參與國際事務和國際競爭的國際化人才”[10]。

      “一帶一路”背景下民族教育的發展路徑

      根據“一帶一路”倡議的需求,定位與設計我國民族教育的發展路徑,既是提高民族教育質量的現實要求,也是民族教育與“一帶一路”倡議相互支撐、促進“一帶一路”向縱深發展的重要路向。

      培養跨文化交流能力。我國民族地區大部分處于祖國邊陲,但在“一帶一路”背景下,信息技術革命大大壓縮了時空距離,把各國家、各民族緊密連接在一起,使之成為一個相互依賴、共生共榮的整體。從這個角度講,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不得不交往”的時代?!耙粠б宦贰毖鼐€涉及九大語系,53種官方語言,65個國家和地區[11],這些國家和地區語言、風俗、宗教信仰各異,這對“一帶一路”建設人才的全球意識、跨文化意識的培養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帶一路”既為我國民族教育與沿線國家開展教育合作交流、國際化辦學帶來了契機,也為培養跨文化人才提供了歷史條件??缥幕瞬拧安坏ㄑ鼐€國家的語言,熟悉沿線國家國情和社會文化,而且通曉國際規則,具有開放的全球視野、協同的合作精神和包容的心態”[12],這就需要民族教育,尤其是民族高等教育優化跨文化人才的培養路徑。具體來說:第一,立足民族地區,因地制宜做好跨文化人才培養的科學方案。深入研究區域發展戰略與人才需求,定位自己的優勢,精準制定適應“一帶一路”需求的跨文化人才培養計劃,避免同質化。第二,跨越民族地區,建構開放的人才培養方案及體系。具體包括專業設置與跨文化教育;發揮政府、企業、學校的聯動效應,協同培養跨文化人才;通過引進海外教師、派出訪問學者等方式培養跨文化人才;通過國內國外學?!敖Y對子”的方式,為學生搭建跨文化交流平臺。第三,打好“留學生牌”,促進民族院校與沿線國家的教育交流合作,提供師生跨文化交流的機會。

      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6次提到“人類命運共同體”?!傲暯教岢鐾苿訕嫿ㄈ祟惷\共同體回答了‘世界怎么了,我們怎么辦’的問題”,[13]并作了細致深入的闡釋,同時將“人類命運共同體”納入“一帶一路”建設的方略當中。我們需要以更寬廣的視野認識和理解“一帶一路”倡議為民族教育發展提供的歷史機遇,凸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意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教育合作提供了空間和機遇,也為我國民族教育指明了未來圖景和實踐路徑。首先,民族院校要有“跳出民族看民族”的國際合作辦學理念。人類命運共同體從本質上涉及個體、民族、國家、國際組織之間交互錯綜的關系,其實質是超越“對立”的過程;其次,民族教育要有差異互補的跨文化培養目標,引導師生在尊重差異的基礎上樹立“共生、共存、共在和共贏”的意識。最后,民族院校要構筑跨國學術共同體、世界青年共同體、社會責任共同體。誠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以教育為支點所撬動的文明交流互鑒,是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動力、維護世界和平的紐帶,是讓世界變得更加美麗的必由之路?!盵14]

      堅持“引進來”舉措,借鑒各個國家和民族的優秀文化?!坝藶楸?,文化先行,教育合作是搭建民心相通的主要渠道”[15]?!耙粠б宦贰背h不排斥與任何沿線國家文化的交流互鑒,在中國歷史上也有“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的經驗。在我國教育領域,最明顯的是各院校招收大量留學生、招聘大量外籍教師,他們帶著不同的文化背景來中國學習、任教,在與我國各民族學生的交往中,達到了文化間的理解和包容。他們作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文化使者”,無疑能為沿線國家的政治互信搭建橋梁,這也是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初衷。一方面,在華外國留學生在我國學習了先進的技術和理念,畢業后為沿線國家服務,使沿線國家切實享受到中國發展帶來的紅利;另一方面,在這個過程中,外國留學生了解中華文化、熱愛中華文化,最終成為“知華、愛華、信華”的“護華使者”。

      沿線國家和民族優秀文化的引進為我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了“文化資本”?!拔幕Y本”是法國思想大師皮埃爾·布爾迪厄(Pierre Bourdieu)提出的獨特的資本形態,它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轉化成經濟資本,最終成為中國“一帶一路”建設的國外經濟資源。當然,我們也要警惕沿線國家利用本國的價值觀與意識形態對我國進行文化滲透,進而對我國的意識形態造成破壞。

      實施“走出去”方略,推動中華文化的推廣宣介。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兩千多年的交流史,譜寫了人類文明的精彩華章。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講好中國故事”“營造良好國際輿論環境”。[16]這為中華文化的推廣宣介指明了方向。

      過去幾年,無論國家還是地方,更多地把“一帶一路”的建設重點放在了經濟上。但從長遠看,需要經濟和文化聯姻,讓中華文化扮演“一帶一路”舞臺上的重要角色,從而達到“經濟搭臺,文化唱戲”的雙重目的。為此,我國民族教育發展要把握好以下幾點:首先,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加快邊疆發展,確保邊疆鞏固、邊境安全?!盵17]在“一帶一路”的背景下,我國經濟、政治、文化、教育等各方面主動或被動地卷入全球化進程中,意識形態問題顯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如何在多民族、多語言和多國籍的人群中做到既交流互鑒,又不失去自己的身份,是值得研究的問題。其次,理清我國少數民族文化與“一帶一路”的關系。我國各少數民族文化特色鮮明,既有能歌善舞的民族,也有能騎善射的民族,可以說,文學、藝術、表演、旅游、文物等文化資源應有盡有?;诖?,民族教育要抓住機會,大力打造有國際影響力的文化品牌,使少數民族優秀文化為促進“一帶一路”建設貢獻力量。最后,民族教育要順應“一帶一路”推進的趨勢,培養中華文化“走出去”的“跨文化傳播使者”。早在194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人權宣言》就將教育的跨文化特性提到了首要地位,并明確指出跨文化是未來的發展趨勢。[18]民族教育不僅要提升各民族的智識,更要增強各民族師生對不同文化的理解與包容,培養跨文化意識、豐富跨文化知識、提高跨文化能力。

      參考文獻:

      [1]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教育部關于印發《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的通知[EB/OL].http://www.moe.gov.cn/srcsite/A20/s7068/201608/t20160811_274679.html.

      [2] 國家發改委,外交部,商務部.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5:9-12.

      [3] 田燁.“一帶一路”戰略對我國民族關系的影響[J].青海社會科學,2015,(6).

      [4] 羅中展.就少數民族的角度思考“一帶一路”[J].北方民族大學學報,2017,(6).

      [5] 田燁.“一帶一路”戰略對我國民族關系的影響[J].青海社會科學,2015,(6).

      [6] 趙超.“一帶一路”建設中邊疆治理的空間政治分析[J].探索,2017,(6).

      [7] 王屹.“一帶一路”背景下職業教育對外開放的文化認同研究[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8,(12).

      [8][9] 董曉波.基于“一帶一路”的我國語言規劃研究: 內容與方法[J].外語教學理論與實踐,2020,(1).

      [10] 張海燕.“一帶一路”倡議與高職國際化應用人才培養模式創新[J].中國高教研究,2019,(12).

      [11] 周廣藝.我國“一帶一路”建設人才的跨文化交際能力培養[J].湖湘論壇,2018 ,(2).

      [12] 戴家毅.“一帶一路”背景下廣西邊疆民族地區高??缥幕瞬排囵B研究[J].民族教育研究,2020,(2).

      [13] 劉方平.論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內涵、特色與建構路徑[J].大連理工大學學報,2020,(3).

      [14] 周作宇.人類命運共同體:高等教育國際合作的價值坐標[J].教育研究,2017,(12).

      [15] 周曼麗.當下與未來:“一帶一路”倡議與來華留學生教育[J].中國高等教育,2019,(2).

      [16] 人民網輿情頻道.總書記新聞輿論金句——講好中國故事 傳播好中國聲音[EB\OL].http://yuqing.people.com.cn/n1/2019/1010/c430404-31392647.html.

      [17] 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2017年10月18日)[R].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26.

      [18] 吳夢徽.基于跨文化教育理念的民族教育研究[J].西藏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3).

      (作者蘇德系中央民族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劉玉杰系喀什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0年第11期)

      *本文系國家民委民族教育項目“民族文化認同取向的雙語教育模式”(2017-GMB-042)的階段性成果之一。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