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民族地區“一村一幼”輔導員隊伍現狀與培訓策略

      發布時間:2020-10-28 作者:劉敏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一村一幼”計劃是在經濟與教育發展遲緩的少數民族農村地區,采取“一村一幼”“一村多幼”“多村一幼”等形式,每個點設1個或多個混齡班,每班配備2名學前教育輔導員,組織開展學前教育。自2015年啟動實施“一村一幼”計劃以來,四川省民族地區農村幼兒的學前教育缺失情況得到很大改善。從長遠看,“一村一幼”是民族地區的重大教育扶貧工程,對促進民族教育發展具有重大意義?!耙淮逡挥住庇媱澋膶嵤?,師資是關鍵。本文在調研四川民族地區“一村一幼”輔導員專業發展現狀及培訓需求的基礎上,提出了對當前輔導員進行培訓的相關策略。

      “一村一幼”輔導員隊伍現狀

      “一村一幼”輔導員一般是由少數民族地區市州縣面向社會公開招考的從事“一村一幼”學前教育工作的非編制人員。輔導員招考的一般要求為,本縣年滿18周歲至45周歲以下的社會人員,高中或中職畢業及以上學歷,身體健康,有從事學前教育意愿者。各地因本地區具體情況招考條件有所不同。如針對貧困村,輔導員招聘標準有所放寬,初中畢業生也可以參加招聘。為了解“一村一幼”輔導員隊伍基本情況,我所在的研究團隊對四川民族地區3個縣的“一村一幼”輔導員進行了信息統計,基本情況如下。

      學歷層次較低。在學歷結構方面,3個縣的輔導員中,本科15人,占3.6%;大專190人,占45.5%;高職高專34人,占8.1%;中職中專114人,占27.3%;高中9人,占2.2%;初中42人,占10%;其他14人,占3.3%。根據2019年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上的報告,到2018年底,全國共有幼兒園園長和專任教師287萬人,其中大專以上學歷占82%。與此數據相比,“一村一幼”輔導員學歷層次較低,需要加強相關培訓提升。

      專業水平亟待提高。在專業結構方面,3個縣的輔導員中,學前教育專業154人,占36.8%;非學前教育專業264人,占63.2%。在教師資格證取得情況方面,無證210人,占50.2%;有證208人,占49.8%。在普通話水平測試等級證書獲取情況方面,二級甲等及以上121人,占29%;二級乙等152人,占36.4%;三級19人,占4.5%;無證126人,占30.1%。由此可見,“一村一幼”輔導員由于特殊原因,教師資格取得率較低,普通話達標率不高,很大一部分人既沒有受過學前教育專業教育,也沒有通過幼兒教師資格考試,專業知識十分缺乏,專業水平亟待提高。

      入職時間短,幼兒教育實踐經驗不足。在入職時間方面,3個縣的輔導員中,2015年及2016年入職24人,占5.7%;2017年入職236人,占56.5%;2018年入職151人,占36.1%;2019年入職7人,占1.7%。如果按入職3年及以內為新從業者來看,94.3%的輔導員是幼兒教育新手,教育經驗普遍不足,在培訓中加強保教保育實踐極為重要。

      “一村一幼”輔導員培訓需求

      為進一步了解“一村一幼”輔導員在工作中的問題及培訓需求,在初步分析了輔導員基本情況后,我所在的研究團隊對他們進行了調研訪談,輔導員的培訓需求主要表現如下。

      職業認同感提升需求。在調研中我們發現,部分輔導員對當前職業認識不清,缺乏工作熱情和動力?!耙淮逡挥住苯虒W點大多條件艱苦,很多偏遠的教學點校舍簡陋,教學設施設備缺乏;輔導員工作量大,沒有編制,待遇低;非專業出身,在工作中感覺力不從心,無從下手;幼兒家長的不理解、不配合等情況,使得輔導員產生了對工作的迷茫和自身發展的困惑,導致職業認同感低,對工作缺乏熱情。面對輔導員的迷茫和困惑,我們應該積極引導,提高他們的職業認同感。

      專業知識與能力提升需求?!耙淮逡挥住陛o導員承擔著民族地區幼兒保教保育的重要任務,其專業水平既關系幼兒的健康發展,又關系“一村一幼”計劃的實施成效。調研結果顯示,輔導員在培訓內容、培訓方式等方面有如下需求:

      培訓內容方面,大部分輔導員非學前教育專業出身,需要補充完善學前教育專業知識,提升專業能力。輔導員對科學認識幼兒生理心理發展的規律和特點、幼兒園一日活動安排、幼兒游戲的設計和組織、如何上好集中教育活動、幼兒保健與安全、班級管理、民族地區教育資源開發與利用、家園共育等內容關注較多。普通話方面,輔導員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教會民族地區幼兒說普通話,為升小學掃除語言障礙。由于大部分輔導員是來自本地的少數民族,平時普通話應用較少,普通話發音不標準,表達不順暢、不清晰。輔導員們希望通過培訓提高自身的普通話水平,以及普通話的教育教學水平。培訓方式方面,輔導員們特別希望通過觀摩幼兒園的活動和幼兒教師具體的實踐操作,學到相關知識和技能。

      “一村一幼”輔導員培訓策略

      增強職業認同,強化專業意識。幼兒教師對職業的認同決定其對職業的熱愛程度、對幼兒的態度,以及對工作的情感態度。幼兒教師只有對職業產生較高的認同,才能積極投入教育教學工作,最終達到學前教育的目的。根據職業認同結構理論,為強化輔導員的職業認同感,我們建議采取以下策略。

      一是提高職業認知。在培訓中設置專題或活動,使輔導員認識到“一村一幼”計劃的重大意義,明確工作的內容和肩負的重大責任。

      二是培養職業價值感,增強職業情感。培訓中要確立合適的培訓主題,培養“樂意去、留得住、干得好”的“一村一幼”輔導員隊伍。通過莊嚴的儀式典禮,加強他們對國家、對家鄉、對工作的熱愛之情,激勵他們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學習和工作中。

      三是加強行為引領,提高積極行為傾向性??梢酝ㄟ^幼教專家講座、幼教優秀教師教育教學觀摩、師德模范事跡報告等形式,引導他們的職業行為。強化輔導員反思,通過講述自己的成長故事、反思自己的工作等,提高積極行為傾向性。增強輔導員之間的交流分享,發揮輔導員間相互影響、相互促進的作用。

      分層分類施訓,強化個別輔導。由于輔導員所學專業不同,專業發展水平不一致,培訓需求和教育實踐經驗存在差異,為提高培訓質量,確保培訓效果,必須進行分層分類培訓。分類是指類別上的區分,分層是指同一類別中程度或層次的區分。分層分類的意義在于既重視相似性,又不忽視特殊性。為做好分層分類施訓工作,可采取以下策略。

      一是分層分類編班。按學前教育專業、師范類非學前教育專業、非師范類專業將輔導員分為三類。在此基礎上,再按普通話水平分班,學前教育知識的學習和普通話的學習可視具體情況,嚴格控制班級人員數量,人數適當,宜于教學。

      二是分班設計課程。按照每班輔導員的專業知識能力以及普通話水平設計課程。對于非師范類專業的班級,要加強教育學、心理學知識的學習,同時強化學前教育專業基礎知識的理解掌握,在實踐能力方面要重視基本技能及實踐規范的掌握。對于師范類非學前教育專業的班級,要加強幼兒保教方面知識的理解掌握,同時強化幼兒教育教學實踐技能。對學前教育類專業的班級,要在深化保教知識的同時,強化實踐技能,并深入結合“一村一幼”實際開展實踐技能操作。普通話教學設計和安排要突出專業性、針對性、實踐性。將普通話訓練滲透在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的學習和實踐中。

      三是強化個別輔導。針對輔導員水平不一的現狀,加強個別輔導尤為重要。針對說普通話比較困難的輔導員,可組織普通話好的志愿者和輔導員結對,利用課余時間,采用面對面和網絡互動等方式,一對一進行指導;對于學前教育基礎知識薄弱的非師范類專業輔導員,可采用高校學前教育師范生與輔導員結對方式,更好地指導輔導員學習專業知識。充分利用網絡資源,采用線上線下結合方式實行個別輔導。

      秉承知行合一,強化實踐環節。由于輔導員存在低學歷、低起點、非專業等特點,更要重視他們在認知上和行為上的統一。采取從理論學習到實踐應用再到理論提升的培訓路徑,將知與行有機結合起來。為做到知行合一,強化實踐,我們可采取以下策略。

      一是培訓方式多元化。不同的培訓方式有不同的功能和作用,根據不同的培訓內容,選擇適合的培訓方式,實現培訓方式多元化,體現學員的主體地位,提高學員的參與度,增強培訓吸引力和感染力。具體來說,可將專家引領、觀摩學習、個體實踐、學員交流等有機結合起來。專家引領包括專題講座、案例解析、專家指導等;觀摩學習包括案例教學、教學觀摩、跟崗研修等;個體實踐包括跟崗實踐、任務驅動、示范展示等;學員交流包括學員共同參與活動、合作探究、參與式培訓、主題討論等。通過發揮各種培訓方式的優勢,綜合互補、共同促進學員知識的獲取和能力的提升。

      二是重視實踐環節。絕大部分輔導員缺乏保育與教育實踐技能,培訓中要重視實踐環節。跟崗學習是一種有利于提高實踐能力,也廣受學員歡迎的培訓方式。為提高跟崗學習的效果,要精心遴選不同層次幼兒園,把輔導員按專業水平分到不同的幼兒園,幼兒園按照培訓統一要求對跟崗的內容形式精心安排,每個輔導員配備理論指導教師和幼兒園跟崗實踐指導教師。跟崗結束后,理論指導教師要結合輔導員的跟崗實踐情況,從理論上進行提升。同時,要鞏固實踐成果,跟崗結束后輔導員應開展相應的實踐操作活動,努力實現知行合一。

      細化考核指標,定性定量結合。培訓考核是培訓過程的重要環節,對培訓起著導向、激勵和調節的作用。培訓考核的指標和辦法有利于學員對整個培訓的要求有清晰、明確的認識,為學員的學習指明方向;培訓考核的指標和辦法也有利于規范學員的學習行為,激勵學員主動、積極、認真學習。根據輔導員培訓實際,培訓考核可采取以下策略。

      一是細化考核指標。要在培訓需求分析的基礎上確定培訓目標,以培訓目標作為制定培訓考核指標的依據,量化培訓考核指標。如“一村一幼”輔導員培訓中,將培訓總目標確定為輔導員在普通話、幼兒園保教及常規管理、保教實踐能力、思想政治等方面有明顯變化和提高。再對培訓總目標進行分解,對要達到的目標、完成的任務數量和質量進行細化,最后形成考核指標要求。

      二是明確考核辦法。在培訓中采用過程性評價與終結性評價相結合,定性與定量相結合的形式對輔導員進行考核。過程性考核包括輔導員出勤情況、觀課評課和互動討論、現場表現、作業完成等情況;終結性考核包括普通話測試成績、保教保育測試成績、培訓總結、專題反思等。最后,根據“普通話水平測試成績、保教技能水平、現實表現”,按一定比例對輔導員進行綜合評價。

      (作者:劉敏,單位:成都師范學院教師培訓管理中心,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0年第10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