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flcy"><span id="iflcy"><video id="iflcy"></video></span></optgroup>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s id="iflcy"></s></dfn></small>

<small id="iflcy"><dfn id="iflcy"></dfn></small>

    <code id="iflcy"></code>
  1. <small id="iflcy"><delect id="iflcy"><s id="iflcy"></s></delect></small>
      <small id="iflcy"></small>
      首頁>檢索頁>當前

      “督戰摘帽貧困縣”(甘肅臨夏組)特崗教師李兵兵:“音樂像錘子,打破了蛋殼”

      發布時間:2020-09-14 作者:于珍 張婷 楊文軼 武冰潔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碧綠的是平原,金黃的是沙漠,長長的是長江,彎彎的是黃河……”

      新學期第一節音樂課,甘肅省臨夏縣韓集初級中學特崗教師李兵兵教學生們唱的是《彩色的中國》。窗外,群山巍峨,滿目蒼綠。課堂最后一排,坐著他的恩師、同事他艷娥老師。

      而恰在十一年前,也正是在這所中學的音樂課堂上,這位內向、羞怯的鄉村少年坐在講臺下,遇到了新學期的音樂老師他艷娥,“從此,我的命運被完全改變了”。

      那是一個明媚的秋日午后,李兵兵回憶起第一次見到他老師的場景,23歲的他老師穿著紅色上衣,一臉微笑地出現在課堂上,彈著鋼琴,教這群十三四歲的少年唱《七子之歌-澳門》。秋日的暖陽打在她的半邊臉上,歌聲飄過窗去,在校園上空回蕩。

      彼時,他艷娥剛剛從西北民族大學音樂教育專業畢業,是學校為數不多的專門教音樂的老師。而當時的李兵兵,性格沉默而敏感,成績落后,甚至沒有自信能讀完初中,準備隨時輟學,去遍布全國的隨便哪家蘭州拉面館子打工,他的人生安排隨意而潦草。

      在他老師的課堂上,李兵兵知道了和弦、聲部,明白了音樂不僅僅是簡單的唱歌,還是一種能表達自身喜怒哀樂情緒的媒介,有穿透內心的魔力?!斑@簡直太神奇了!”李兵兵感覺內心有火把被點燃了,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音樂。

      他磨著媽媽買了當時流行的隨身聽和磁帶,在孤寂的上下學的路上,在幫媽媽一起下田勞作時,在盼著外出務工的爸爸回家時,音樂成了他最好的伙伴。

      “都說老師的教鞭下有愛因斯坦和牛頓,我覺得我的課堂上也有莫扎特和貝多芬?!彼G娥說,作為教師,比教書更重要的是,要帶著一雙發現的眼睛,給學生們以鼓舞和指引。

      也正是在他艷娥的鼓勵下,李兵兵打開了一扇重新認識自己的窗口?!八蠋熣f我的音色很好,對音樂很有領悟能力”,李兵兵說,音樂就像錘子,打破了蛋殼,讓他走出了封閉的自己,被越來越多的人“看到”。

      在學校的文藝匯演上,借由他艷娥老師的指導,李兵兵唱了一首《我的中國心》,上臺時,他從容自信,下臺后,“小帕瓦羅蒂”的稱號就在學校傳開了。

      提及這段回憶,李兵兵臉上帶著笑,用感激的目光望向他艷娥老師。自此之后,李兵兵便常常到他老師辦公室,把自己畫的簡譜拿給她看,向她討教發聲技巧,他艷娥更是不吝賜教。人自信了,性格開朗了,歌也越唱越好,李兵兵感覺有束光照向內心,照亮了自己。

      很快,李兵兵的文化課成績也跟上來了。輟學的念頭消失了,他夜以繼日地學習,一學期下來,他的學習成績也從班級落后到年級前三,他想走的更遠,去看看大山外面的世界。

      2015年,李兵兵被青海民族大學音樂學專業錄取,從敏感自卑的鄉村少年,到意氣風發的大學生,他第一次走出了臨夏的大山,來到了大城市西寧,呈現在李兵兵面前的是一個更大的、更豐富的世界。

      四年之后,大學畢業。李兵兵想到了那些和他一樣的大山里的孩子,他放棄了城市工作的機會,以一名特崗教師的身份,重新返回他的母校,和昔日的恩師他艷娥,成為了同事。

      “你們認識他艷娥老師嗎?她也是我的老師?!泵慨斝聦W期開課,站在課堂上,面對新的學生,李兵兵總是用這句話做開場白。李兵兵認為,這旨在提醒自己,要像他老師那樣,不光是給學生帶去一份知識,還要帶一雙發現的眼睛,去認真呵護每一個山里的孩子。

      他所面對的孩子,大多是留守兒童,普遍缺乏自信,性格內向。于是,在他的課堂上,除了帶孩子們唱歌,還會和孩子們分享他讀大學時的生活,講述外面的世界,鼓勵這些山里的孩子考出去。課堂之外,他會帶孩子們去操場談心,給他們拍集體照,翻山越嶺去家訪,用耐心和愛心去培育每一個孩子。

      于是,和他老師一樣,他的辦公桌上也開始出現小紙條、蘋果和賀卡,學生們開始熱切期待上音樂課。

      從最開始的“李老師”,到“兵兵老師”,再到“兵哥”,工作一年下來,學生們對他的稱呼也在變,李兵兵和這群孩子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兵哥,兵哥,能再給我們唱首歌嗎?”下課了,孩子們圍了上來。李兵兵期待,音樂能成為孩子們心靈的避難所,并想借助音樂這把錘子,把更多孩子的蛋殼打破,讓他們走出封閉的自己,走出大山,遇見屬于自己的更大世界。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ustmar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手机彩票app